<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姚驊2020 / 待分類 / 從羅大佑到崔健

   

從羅大佑到崔健

2020-08-06  姚驊2020
    大概16年前,在Yahoo奇摩上花了200臺幣買到了這本叫《從羅大佑到崔健》的二手書,書發行于1992年,作者是臺灣著名的樂評人翁嘉銘先生。這是我第一次買樂評人寫的書,書不厚只有200多頁但內容扎實,就是當時看豎版的繁體字有些吃力。但說實話,這本書還是讓我長了不少見識。我常常假想,若我在1992年那年讀到這本書,應該會感覺更有震撼力。那時這樣的書籍實在太少,遇上了肯定會如饑似渴地去閱讀。

    為了更深入了解音樂的制作過程,翁嘉銘花了不少時間到錄音室里,看制作人和歌手、樂手、編曲、錄音師如何溝通。很羨慕他在臺灣有這些得天獨厚的的條件,就像馬世芳在他家的客廳里就可以接觸到這么多我們覺得很“遙遠”的音樂人和歌手一樣。所以素材一多,自己的感觸一多,書的內容充實,讀起來自然就不會覺得枯燥無趣,且觀點很鮮明。其實翁嘉銘自己把他的這些文字叫做“感想”或“聽后語”,而非評論性的文字。

    《從羅大佑到崔健》書的部分目錄

    《從羅大佑到崔健》有一個副標題——當代流行音樂的軌跡,所以這本書里從臺灣地區寫到了大陸,從羅大佑寫到了崔健,從薛岳、陳明章、林強寫到了ADO、唐朝、眼鏡蛇……,去尋找這些音樂的軌跡,還原它們的本來面貌。書中有一段文字令我印象非常深刻:說流行歌曲是“制夢工廠”,其實并不是貶抑的說辭,但希望它生產的是多彩多姿的夢,不是單一、愛情題材的幻夢,可以給大眾更廣闊、開放、更提升現實內涵聲音的商品。

    《從羅大佑到崔健》書的內頁

    再后來在“臺灣百佳”的書里、《滾石音樂雜志》及更多的唱片內頁里,都看到了翁嘉銘先生的文字,也會特別留意他寫的樂評文章。2017年11月26日,我在網上看到了翁嘉銘先生去世的消息,實在是令人感覺痛心和惋惜。這本《從羅大佑到崔健》也就成了絕版書,在網絡上也不太好找。

    《從羅大佑到崔健》書的內頁

    昨天是羅大佑先生的生日,我把這本書拿出來翻了翻。羅大佑的歌曲大家聽得很多,關于羅大佑的評論肯定也見過不少。但這本書有一篇序言,是羅大佑先生寫的,題目是《歌謠是讓人越活越有意思的文化》,估計許多朋友都沒有看過,今天就與大家一起分享:

    音樂,像人類其他所有的文化一樣,是人情感經過感受與思考之后的產物。
    如果我們用回溯的方式,我們是可以從音樂內去探討出某一個時代的某個特定地區內的人們的精神活動大致上是怎么回事的。比如《青蚵嫂》、《長城謠》、《在銀色的月光下》之類的歌,除了歌詞本身的具象意義之外,更重要的可能是旋律本身所散發出來的情感的芬芳。而這種芬芳是任何歷史資料都不可能給你的。
    其他所有的文化,全都一樣。一只碗的意義,可能不只用來盛飯添湯。
    透過這些不同的文化,其實是會使現在活著的人更謙卑一點的。因為你不只是活在你的空間,你的時代——你更活在一個時間與空間的垂直與水平的交錯點,而這交錯點竟然是可以移動的!
    透過所有前人留下來的文化。
    這使得人類會越活越有意思,因為這樣的文化遺產只有越來越多。想想看,這樣的東西在面對科技文明越來越難抗拒的今日,擁有多么重要的功能。
    你的手表是數位的嗎﹖那么,它需不需要每天上發條﹖任何熟悉那種拇指與食指相搓時「ㄍㄧ,ㄍㄧ,ㄍㄧ」的輕微震顫的人極可能都熟悉姚蘇蓉或青山的聲音﹔紫薇或文夏的聲音﹔周璇或白光的聲音。而若熟悉這些聲音,則你對反共抗俄、對諸葛四郎、對卡其制服或三輪車應該不會太陌生。于是,忽然間你會特別清楚為什么你和那些聽王杰或趙傳的歌的人會是如何不一樣的。他們打著電動玩具的手上極可能戴著那個數位表。
    在盛飯添湯之外,找出一只碗可能會有的其他意義是翁嘉銘這樣的文化評論者的工作。不論他寫國劇,寫音樂,寫眷村或寫電動玩具,他都是在幫他自己以及大家找出這些不同的文化在我們的時代可能應該有的位置——在我們被那些五光十色的媒體困惑時或是在這些短命或長命的文化被我們忘記之前。
    翁嘉銘要出書了,很為他高興。因為這樣的工作是有專業化的必要的——客串性的評論者往往只會把事情搞得更迷糊或更糟。這樣的工作更需要極強烈的公正性——比如被他評論過的我來寫這樣的一篇序時,便要極小心的不使人們被引發「互相吹捧」的猜疑。但專業是有專業的絕對好處的,同時也是臺灣目前必須將評論制度予以更加強化的過程中一定要走過的路程。
    如果你用拇指與食指來搓一搓,而手上沒有戴那個需要上發條的手表時,你曾發現這個動作和數鈔票是一模一樣的。是的,后來這個文化不但沒有被時代淘汰,而反而歷久彌新,顛撲不破。那么,就讓我們希望可以多賣幾本書,使這樣的行業受到更多的注意與尊重,藉此在幫助重整整個那么多妥協的文化環境的同時,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滿意的比較不妥協的方式。
    而我就將這篇文字稿當作這本書的序了。



    李宗盛的那些照片

    Iskandar Ismail

    隨心聽之瀟灑走一回

    金曲獎特別貢獻獎:黃瑞豐的鼓樂人生

    無法赴約的民歌45

    雨在下 ,雪在燒

    近期回顧


    靜聽


    一起分享聆聽的點滴


    如轉載或他用請事先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