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曉明國學 / 音樂 / 中國琴文化,故宮博物館珍藏古琴,氣象渾...

   

中國琴文化,故宮博物館珍藏古琴,氣象渾厚的唐代雷氏琴

2020-08-20  曉明國學

    【“玉玲瓏”琴 鳳勢式】

    唐代/通長122厘米 隱間111.8厘米 額寬19厘米 肩寬19.6厘米 尾寬13.6厘米 厚4.8厘米

    “玉玲瓏”琴,鳳勢式,中唐制作。據云“鳳勢式”系魏揚英所創作,故亦有“魏揚英式”之稱。黑漆,純鹿角灰胎,發不規則小蛇腹斷,從傷處與脫落漆片背面可知灰胎下有紋理疏松之黃色葛布作底。桐木斫,蚌徽,紫檀岳尾。紅木足粘死,為后修者所為。

    全琴氣象猶渾厚,項腰有做圓痕跡,額下亦坡出減薄。圓形龍池,扁圓鳳沼。腹內納音當龍池處隆起,當鳳沼處于納音上開一圓溝。這一特點已見于“九霄環佩”,此琴只出現于鳳沼者蓋乃龍池作圓形,自然不宜開溝。有關這一工藝特點見《東坡雜書·琴事》論雷琴“最不傳之妙”所載,系盛唐雷琴所獨有。

    琴背銘刻,龍池上方刻寸許行書“玉玲瓏”琴名。池下曾有大印一方,文字為漆所掩已不可辨,而印痕宛然猶存。腹內未見款字。琴已傷漆多處,殃及題名。復經劣工修補,草率施漆,半途而廢。

    “玉玲瓏”琴原藏于湖南陳維斌氏,系購自楊伯修者,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經郭沫若建議,將琴捐獻國家,由當時文化部文物局接收,后撥交故宮博物院收藏至今。

    【“飛泉”琴連珠式】

    唐代/通長121.6厘米 隱間111.8厘米 額寬18.5厘米 肩寬20.1厘米 尾寬14.4厘米 厚5.5厘米

    “飛泉”琴連珠式,晚唐制作。據云“連珠式”系隋逸士李疑所創作。杉木斫,縣栗殼色漆,有大塊朱漆修補,純鹿角灰胎,蛇腹間冰紋斷。蚌徽,紫檀岳尾,白玉軫潤若凝脂,青玉足。

    面板弧度較“九霄環佩”、“大圣遺音”為小,因而項腰內收處厚度已不大,故此琴只將底部兩處的楞角做圓,面上略具圓意,應系晚唐雷氏琴。

    琴背銘刻,龍池上方刻草書“飛泉”琴名,篆書“貞觀二年”雙邊方印。龍池下方篆文書“玉振”大方印,“金言學士盧讚”篆書雙邊長方印。池之兩旁刻篆書琴銘:“高山玉溜,空谷金聲。至人珍玩,哲士親清。達舒蘊志,窮適幽情。天地中和,萬物咸亨?!薄帮w泉”琴名、“玉振印及篆書琴銘俱貼金,斷紋已通,為同時舊刻?!柏懹^二年”與“金言學士盧讚”二印較晚,盧讚系五代與北宋間人。

    由CT平掃圖可以看到,池沼處底板中間均補以方木,從漆面已看不出痕跡,這兩處在制作中曾經改動過,原應為方形池沼,后人改為流行的長方形。

    1936年《今虞琴刊·古琴征訪錄》記載該琴有“古吳汪昆一重修”墨書款字,今已不可復見,以是知清代曾經剖腹。此器民國時期為李伯仁所藏,李氏《玄樓弦外錄》記載得琴經過。約在1944年秋冬之際,“飛泉”被送至地安門大街某銀號作借款抵押,經管平湖先生鑒定,其弟子程子容遂以重金入藏。1945年夏,“飛泉”送管平湖先生修理,隨后抗戰結束,此琴遂輾轉于管先生弟子琴齋,解放后程子容方取回。1979年春夏之交,程子容從家鄉平陸寫信給當時的國家領導人,愿意捐獻,以后經國家文物局批轉,由故宮博物院收藏至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