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陰影中游動的魚 / 待分類 / 爛尾樓里的 30 位房奴:集體掏洗旱廁、每...

   

爛尾樓里的 30 位房奴:集體掏洗旱廁、每天爬 18 層樓、一個月洗一次澡...

2020-08-24  陰影中游...

    作者:星央


    劉萍夢想中的新房子應該是漂漂亮亮的。

    如今,她住在連窗框都沒有,漏風又漏雨的房子里,一張床一張桌子,被子上水杯里時常飄著一層灰,

    有的是從外頭的沙土地里刮進來的,有的是四周水泥墻上掉落的。

    等待了 8 年,花光了半輩子的積蓄,劉萍最終住進了一棟爛尾樓。
     

    這棟爛尾樓名為“別樣幸福城”,位于昆明市官渡區,周圍交通便利又緊靠重點小學,再加上經濟實惠的價格,2012 年開盤預售的時候就吸引了不少打工奮斗的人。

    帶著對未來的憧憬,砸進去了半輩子的收入。

    當初他們萬萬沒想到,8 年過去了,
    用幾百萬的債換來了一座爛尾樓。
     


    夜幕降臨以后,周圍商圈,住宅區燈火輝煌,只有爛尾樓的幾個地塊,顯得格外荒涼。

    劉萍正是某一棟爛尾樓的業主。

    今年年初受疫情影響,從事旅游業的劉萍夫婦二人雙雙失業,失去經濟收入。

    房租房貸再加生活開銷,她熬到 6 月份實在熬不下去了,只能搬進這棟沒水沒電的爛尾樓。

    爛尾樓里是個不一樣的世界。

    自 2015 年停工之后,12 棟房子只建好一個鋼筋混凝土的框架,沒有門窗,沒有遮擋,踩錯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小區大門早已被鐵絲網封死,建了一半的矮墻和木板把這里和周圍的繁華隔開。

    鐵絲網內的荒草長得比人還高,野狗在這里出沒,野貓藏在每一個隱秘的角落里,半夜叫起來就像嬰兒的啼哭。

    陳艷春是爛尾樓的第一個住戶。

    搬進來的那天晚上,她就被七八條野狗圍攻;深夜的時候,來源不明的激光燈照進屋里,她嚇得躲到床底,緊緊抱著 6 歲的女兒,撐到天亮才敢睡一會兒。

    “我是單親媽媽,餐廳倒閉后就沒了收入,每個月還要還幾千塊的房貸,孩子剛剛上小學,實在沒錢租房子了。

    雖然知道住在爛尾樓很苦,但我真的是沒有辦法了。

    陳艷春對記者說。
         

    是啊,要不是被逼到走投無路,誰愿意和野狗搶地盤。

    那段時間,正好趕上昆明的雨季,爛尾樓里沒有排水系統,一天夜里雨越下越大,陳艷春被吵醒,積水已經快要淹沒她的床。
           

    不遠處的旱廁也被沖了,黃色的穢物翻騰著流進屋子,排泄物的惡臭混著泥土的腥氣瞬間塞滿整個屋子。

    陳艷春哭著把凳子搬到床上,躲在上面,眼睜睜看著水不斷涌進來,越漫越高。

    聞訊趕來的其他業主在外面喊她趕緊出來,她住的這個工棚經不住暴雨的沖擊,可能馬上就要塌了。

    可她說,那時不想走,不害怕,只是一直想著身后那棟樓是不是也要不行了。
           

    那一刻,陳艷春甚至覺得就這樣死掉也不錯。

    死了,
    就不用像狗一樣每天從鐵絲網里鉆進鉆出;
    就不用再聽親戚鄰居們無止境的嘲諷辱罵;
    就不用每天提心吊膽地活著。

    爛尾樓塌了,就把自己也埋進去,和自己的房子埋在一起。

    生前沒能住上的新房,死后當墳墓剛剛好,還能省一大筆喪葬費。

    走投無路,有時候就是一瞬間的事。

    而對住爛尾樓的人而言,
    更多時候,是死不了也活不好。
     


    因為房貸的壓力,因為付不起房租,越來越多的人搬進爛尾樓。

    3 號樓的唐小嬌,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當初為了買下這套挨著重點小學的“學區房”,她掏空了積蓄又到處借錢好不容易湊齊了首付。

    看著模擬建設圖那一片綠茵茵的草地,唐小嬌想象著以后孩子在里面奔跑玩耍的樣子。

    她沒想到 8 年過去了,草地沒有,花園沒有,只有一堆一堆的砂石料,生銹的水泥攪拌機成了孩子們最大的娛樂設施。
          

    唐小嬌時刻都要盯著 7 歲的兒子小博,男孩子調皮,成天圍著攪拌機上躥下跳,稍不注意就要被劃個血口子。

    唐小嬌有時候會和同樣身為人母的陳曉莉聊天,看著不遠處又是爬攪拌機又是挖泥沙的孩子們,陳曉莉總是忍不住抱怨:

    “同樣花了幾十萬上百萬元,為什么別人家的孩子有花園,有健身器械,我們的孩子從小就在這里揮鋤頭?!?/section>
          

    說著說著,兩人都忍不住哭了。

    七八年來的委屈和不甘涌上心頭,眼淚止都住不住。

    2015 年,“別樣幸福城”項目突然停工。開發商丟下一句“資金鏈斷了”就人間蒸發。

    一開始唐小嬌沒想那么多,依舊每個月 7 號按時交付 3688 元的房貸。

    她想這么大的項目,這么多的業主呢,總不可能被騙吧。
       

    直到 2016 年,父親因為胰腺癌去世,到死都沒能住上閨女想要孝敬自己的新房。

    直到 2017 年,他們提起法律仲裁,但就像石沉大海再沒得到開發商的任何回應。

    時間一天一天拖到現在。
    希望一點一點被磨滅。

    唐小嬌越來越自責,她不斷問自己,是不是當初沒那么堅持,父親就不會沒錢看病了,是不是不買這套房子,父親就不會死了。
           

    唐小嬌恨這片爛尾樓。

    但同時她又無時無刻不在擔心,會不會哪天就被穿著制服的人趕走了。

    最近一段時間,總有幾個穿著制服的壯漢在小區大門巡視,

    聽說好多人都被堵過,被威脅著趕快搬出這里,否則后果自負。
           

    花了錢的是他們,背著債的是他們,
    如今被呵斥被趕的還是他們。

    唐小嬌想,如果真被趕走了,自己還能去哪里呢?

    住橋洞,還是睡馬路?
    她不知道。
     


    6月3日劉萍一家搬進了爛尾樓。她說:

    “我倆都沒工作了,每個月還要還 9200 元的房貸,實在沒錢租房了。

    你能想象一直往無底洞里白白填錢的感覺嗎?”

    絕望。

    不是一瞬間,是每一天。
           

    一位住在爛尾樓的女士說,為了這套房子,這幾年來父母幾乎每一天都在罵她,罵她不聽話,不爭氣,

    上半輩子的心血打了水漂,下半輩子背著一百多萬的貸款。

    另一戶之前借住在妹妹家,妹夫三番兩次暗示,說家里孩子要讀書,住的人多了怕打擾,她裝作聽不懂,后來人家直接下了逐客令:

    家里太擠,你搬走吧。

    在附近上小學的孩子們,因為覺得在爛尾樓里住太丟臉了,放學不敢和同學一起走,在學校拖到天黑才敢一個人回家。
          

    一位環衛阿姨晚上摸黑去廁所的時候摔了一跤,那天之后她的腰就再也彎不下來了。

    就像劉萍說的:“1000 戶人家本來有 1000 個故事,但結局都只有一個,住爛尾樓?!?/strong>

    但住爛尾樓,并不是結局,而是開始。

    雖然很苦,很難,生活還要繼續。

    小區容易積水,淤泥濕滑,擔心再有人摔倒,男人們就用廢棄的磚塊壘出一條小路。
           

    暴雨把排泄物沖地滿地都是,為了不用跑老遠上公廁,大家硬著頭皮一起掏干,又清洗了那個七八年前的旱廁,以后滿了再輪流清理。

    劉萍的屋子,墻上全都是濕氣浸出來的霉斑,但她還是堅持每天都將被子疊得方正。

    為了讓灰突突的房子不那么壓抑,她還給唯一一張床頭桌鋪上了五顏六色的桌布。

    桌上的花瓶里,一束金黃色的郁金香正開得熱烈,她喜歡花,總說這郁金香就像她自己,

    低到塵埃里,那就在塵埃里開出花來。
           

    她告訴自己,生活要有儀式感,才能勇敢過下去。

    這也是大多數住戶對爛尾樓的心情。

    她當然恨,恨它毀掉了自己的生活。

    但又很怕,怕孤注一擲之后唯一的后路也沒了。

    最后只能變得更執著。守著爛尾樓的惡臭、荒涼,勇敢地自欺欺人式的生活著。

    漏風又漏雨,那就搭帳篷進去睡,撿回一張雙人床,這里就成了家。
           
     
    那爛尾樓,本來應該是他們的家啊。

    唐小嬌望著空洞的窗邊隨風飄起的紅窗簾。她腦子里時常有一個念頭:

    “就讓我在爛尾里住吧,至少這是我的家,別趕我就好?!?/section>

    爛尾樓,就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抓著也許沒用,但放手只會死得更快。

    唐小嬌們死死抓著它,試圖在絕境里找到一點點活下去的希望。
     


    陳艷春剛剛入住時給自己拉了一條橫幅:“歡迎四號地業主回家?!?/section>
     
    這儀式感,就是他們能給自己的最后一點希望。

    張英夫婦特意挑選了一副喜慶的對聯,慶祝一家三口喬遷“新房”。
            

    住在 18 樓的卯勇堅持要住自己的房子,為了給家里添置上生活用品,他每天要爬幾千級臺階。

    爬不動的時候就在墻上給自己寫一句:加油,
    支撐著爬到了 18 樓,再寫下一句:終于到了。
          

    為了省錢,陳艷春提議不如集體生火做飯。

    煤氣罐、灶臺往地上一擺,再加上幾個鍋碗瓢盆,一個十幾平方的工棚就成了簡易廚房。

    沒錢買菜,陳艷春就在樓前的雜草地上放一把火,開墾出一塊小菜園。

    燒掉荒涼,慢慢也就長出了人氣。
           

    茄子四季豆、涼拌海帶絲,一碗云南特色菜紅三剁,再加一大盆芋頭湯。

    “別樣幸福城”第一次冒出了煙火味。

    邊吃著飯,有人調侃了一句:

    “ '別樣幸福城’,等了 8 年終于等來了這住毛坯房,漏風又漏雨的'別樣幸福生活’ ?!?/strong>
           

    可真諷刺。

    平時,他們基本不吃葉子青菜,“因為要洗,會費很多水”。

    爛尾樓里沒有水。

    做飯洗漱全靠大家去附近居民家里一桶一桶把水接來存著用,大家已經習慣了一個月洗一次澡。


    爛尾樓也沒有電。

    有一家住戶的女兒今年中考,他每天都要往家里屯一大袋蠟燭。

    小區里野狗比人多。

    男人自發組成了保衛隊,在周圍巡邏,中間空出來的荒地,女人圍在一起跳廣場舞。
          

    外面的人看他們,還挺快樂。

    但只有住在里面的人才知道,這快樂不過是苦中作樂。

    不快樂又能怎么樣呢?

    8 年來,申訴電話打了無數遍,永遠都是無人接聽;

    求來記者去聯系負責人,有關部門就開始“踢皮球”;

    就算走法律程序申請仲裁,最終也因為開發商名下已無財產可執行,不了了之。
           

    這么多年,告也告了,鬧也鬧了,
    沒用。
     
    上面的人把錢卷走,哪會再管下面的人是死是活。

    就一棟爛尾樓,要么你們自己湊錢自救,要么就當錢打了水漂。

    這些把半輩子都砸進去的人,哪里還拿得出一塊錢自救呢?

    可如果放棄了這里,他們又能再去哪里。
          

    像個乞丐那樣睡橋洞睡馬路嗎?

    乞丐都比他們好,最起碼乞丐不用還房貸。

    現在,他們已經鬧累了。

    當生活和愿望都被打進了塵埃,他們只能嘆息一句:就讓我們住在自己的爛尾樓吧。
            

    每個人都做好了長期住在爛尾樓的準備,至于爛尾樓能住多久,他們不敢考慮。

    然而,每個城市都有這樣的爛尾樓。

    老百姓們勤勤懇懇一輩子,不過是為了一個能夠遮風避雨的家。

    如今站在爛尾樓前,才發現生活中最大的風雨,卻是它帶來的。

    無人解決,無路可走,到了最后,只能再次回到爛尾樓里。

    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在 3 號地塊的不遠處,住在爛尾樓里的劉萍想著:

    再等一等吧,等到明年 6 月份女兒小學畢業,再說再看看,要是還是這樣沒有什么轉機,他們也許就要離開昆明了,回到老家生活。

    到那時,這個“別樣幸福城”的夢就該徹底醒了。

    付款時以為觸手可及的“幸?!?,如今卻變得這么遙遠。千千萬萬個被拖入泥沼的家庭就這樣,在絕望中等待。

    等待誰能來給他們破碎的夢,一個交代。


    房企破產了,

    購房者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