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lindan9997 / 創業 / 馮侖:中國人的非洲淘金夢:或身家上億,...

   

馮侖:中國人的非洲淘金夢:或身家上億,或埋骨他鄉

2020-08-26  lindan9997
    2020-08-26 09:29

    作者:徐鵬霖

    2018 年 10 月 20 日夜晚,非洲小國加納的華人圈瘋傳一條消息——加納警察將要遣返非法滯留的中國人。

    這一切,都源于當天的一場槍擊案。當天夜里,一名槍手、兩把手槍,連續七聲槍響,兩人死亡,一人重傷。

    槍手、死者、傷者都是來自廣西上林縣的淘金者。在上林籍淘金者的聚集地——加納瓦薩·阿克拉龐地區菲利普旅館,槍手吳里祥拔槍、射擊、逃離,前后僅用了八分鐘。

    而槍擊案的起因,僅僅是因前一天晚賭局上的幾句口角。這起槍擊案不僅奪去了同胞的生命,更引爆了中國淘金者在加納非法居留、非法務工的“ 暗雷”。

    案件發生后,這些人被遣返回國,護照被拉入黑名單,自此無法赴加納再續“淘金夢”。


    從北京出發到加納,要轉四次航班,全程至少需要 45 個小時。

    就是這樣一個偏遠的非洲國家,因為盛產黃金,有了“黃金海岸”的稱號。加納的黃金開采已有百年歷史,目前探明黃金儲量約 985 噸,占世界黃金總產量的 3% ,是僅次于南非的非洲第二大產金國。

    這些黃金,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廣西上林人前去淘金。

    最瘋狂的時候,大概有 6 萬上林人遠赴非洲,而整個上林縣的人口還不到 50 萬人。

    “有餐館的地方就有中國人,有金子的地方就有上林人?!弊T信華(化名)形容說。80 后的譚信華和許多上林的年青人一樣,高中沒讀完就去了加納。

    他在加納的庫瑪西有自己的淘金生產線,他泡在那里,已經好多年沒回國了,只用越洋電話和家中父母溝通。

    一開始,在加納采金的并非上林人,而是湖南人。但由于技術落后,并沒有太大起色。

    上林的砂泵技術只有上林人才懂,技術不外傳。因此在中國采金人圈子里,流傳著“非上林人不組機”一說。

    而且,他們擁有獨特的經驗,先觀察一下地形和山脈,再挖開地表探查土壤和砂層,就能夠確定大概的含金量。

    上林縣所在的大明山山腳下,有條金脈,在很多村民印象中,從他們“爺爺的爺爺”那一輩,就開始在大明山腳下淘金了,有上百年的淘金史。

    1958 年至 1980 年,上林全縣農民依靠傳統采金方式,就已交售給國家 11024 兩黃金,產量最高出現在 1959 年,達 1840 兩。

    上世紀 90 年代曾上演過“萬名金農闖關東”。

    “上林人個雖小,但團結,敢斗狠,把牛高馬大的東北人都打怕了?!弊T信華描述說,“當時東北一些涉及上林人的金礦暴力案,當地警察都不敢管,要出動武警?!?/p>

    從 2005 年開始,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又使上林人擁向了加納。這個故事稱,一個上林老鄉帶了全副身家 500 萬元跑到加納,3 年后就變成了 1 個億。

    于是這個故事,就像“加納夢”一樣,吸引著上林人前往加納,投入采金大業,夢想著自己一夜暴富。

    加納礦業商會的數據顯示,2011 年,加納全國黃金產量為 360 萬盎司。業內人士估計,上林人控制的小型礦場,實際的產量占比可能達到 40% 。

    “上林幫”的加納淘金之旅,幾乎是美國 18 世紀西部淘金史的翻版:血汗、暴富、槍戰,以命相搏。

    衣錦還鄉的傳奇也在上演:有人回鄉一出手就送親戚一塊金磚;有人在中國香港轉機回廣西途中,用電話下單訂購了南寧的別墅和法拉利跑車。

    在這里,真的可以實現暴富。

    有人曾經算過一筆賬:一般工地如果每天采 300 克,即使按金價最低 280 元/克算,一天收入接近 10 萬元人民幣,扣除費用,一天仍有數萬的收入,年入千萬并非神話。  

    一位工商銀行廣西分行的人士透露,在 2011 年五六月份,上林縣曾經在半個月內金融系統涌入 10 多億元外來存款,引發國家層面的關注,因為上林縣 2012 年財政收入才剛剛突破 3 億元。

    圍繞著暴富的上林人,在加納庫瑪西等數個加納城市里,出現了大小不一的中國城。城里中餐館、酒店、超市、醫院、KTV 一應俱全。由于加納當地人不吃蔬菜,甚至有人專門到庫瑪西種菜,供給上林商人。

    但事實上,并非所有上林人都能實現暴富。

    即使在 2013 年之前,在加納淘金,前期至少要投入 200 多萬元人民幣。

    這筆費用包括:一臺價值 100 多萬元的鉤機,幾名工人的簽證費及機票費,價值幾十萬元的沙金機、發電機及其他生產必備品,租地及賠償地面上植物的損失也需 20 多萬元……

    在礦區開工,如果一天挖出 100 克左右的黃金,只能平本。投資的 200 多萬元,至少得半年時間才能收回。

    “多數情況下,工地的黃金產量較低。一直在 150 克上下徘徊?!币晃簧狭痔越鹫咄嘎?,只有加大機器投入,一天同時有三四臺機器開工,才能在短期內收回成本。

    此外,由于擔心當地突然開展清理行動,收繳機器設備,不少工地只得間隔開工,且只有一兩臺機器運作。同時,工地管理成本也高,雇請的黑人工人有時也會偷金。這些,都增加了淘金的成本與風險。

    在加納淘金,危險,也來自當地人的搶劫。

    為了防范劫匪,三四個工程隊通常聯合起來,共同請保鏢。許多工地會特意留下些金子,因為有時來犯的劫匪眾多,給劫匪獻上金子,保命要緊。

    盡管如此,悲劇仍時常發生。有一位上林人被劫匪打了 27 槍,不治身亡。有一位老板則悲傷地回憶道,兩個侄子被劫匪打死,他們才 20 出頭。

    然而,這些還不是最大的危險。

    加納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衛生條件落后,各類傳染病頻發。尤其是瘧疾,很多人由于治療不及時喪命。

    據統計,從 2005 年至 2013 年,至少有 300 名上林人因患瘧疾死亡。

    身家上億或埋骨他鄉,成為了上林人的宿命。

    在加納打拼的上林人,獲得驚人財富的同時,一把利劍悄悄懸停在他們頭頂。

    從 2012 年 6 月起,加納主流媒體就開始大篇幅報道中國淘金人,指控淘金人破壞加納環境、非法淘金。加納人的不滿情緒,也混雜著時而發生的暴力,讓淘金者與當地的關系愈發惡化。

    2013 年,加納經濟嚴重下滑,暴力事件不斷發生。新總統上臺后,成立了“打擊非法采金專項工作組”,想要徹底地掃除非法采金。

    當時,總共 124 名中國公民被扣押,其中大部分是上林人。

    加納中國礦業協會的陳先生憤怒道:“加納政府這次實行的是三光政策,搶光,抓光,燒光。警察遇到華僑就抓,軍警還慫恿當地村民對華僑進行洗劫,24 小時內燒毀了華僑價值過億的開采設備?!?/p>

    這次整頓的原因,表面上是淘金所帶來的環境問題,一些河流污染嚴重。但背后的原因是,上林人動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中國采金者,不僅得罪了當地的加納人,也得罪了歐美的跨國公司,自然成為打擊的對象。

    2013 年之后,上林人再回到加納挖金就很難賺錢了。

    一方面,金子是不可再生的資源,產量降低。另一方面,加納的經濟斷崖式下滑,經濟惡化以后,搶劫、暴力事件也變多了。

    更重要的是,加納政府已經明令聲明采金屬于違法行為。移民局、警察不定期專項打擊上林人的采金隊伍。

    正因如此,在 2013 年以后,大部分上林人都分散到其他非洲國家去了,留在加納的上林人只有不到四千人。

    盡管加納已經不景氣,但在加納一夜暴富的神話,依然吸引著上林人前往這個非洲國家。

    為了到加納采金,大部分上林人都選擇在國內貸款。由于這些貸款不是一筆小數目,而加納淘金環境越來越差,以至許多人無法及時還清貸款。有些人就鋌而走險,去賭場博運氣,結果十賭九輸。

    死于 2018 年加納槍擊案的盧思林,在加納十年間,幾乎沒有賺到錢,至今家中仍面臨二十多萬的債務。他的女兒透露,“父親只在 2013 年回來過一次,因為掙不不到錢,覺得愧對家里人,也跟債務有關系?!?/p>

    事實上,2013 年上林人敗退加納以后,吸取了“游擊隊”慘敗的教訓,掛靠或者與有礦權證的公司合作進行沙金開采,這一類人相對投資規模有所減少,也能按照當地政府的要求開公司,都有居住證,工作簽證,探礦證,采礦證等,屬于合法采礦。

    但是,按照法律法規規定,他們在境外投資和勞務的渠道不合法。

    一旦出現槍擊案這樣的突發事件,非法身份就會暴露,“務工無法繼續,投資也打了水漂”。

    這正是上林人在加納的困局。留下,可能賺不到錢;離開,又有些不甘心。

    現在,依然有不少上林人還繼續去加納。

    他們的理由也都類似,“在那兒,聽說已有老鄉開采金礦了,是什么情況,誰也不清楚,碰碰運氣吧?!?/p>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從 3 月 22 日起,加納關閉了海陸空邊境客運。不斷增加的確認病例以及加納惡劣的醫療條件,讓滯留在當地的上林人憂心忡忡。

    “雖然最近金價暴漲,但我還是想早點回國”,身在加納的上林人李?。ɑo奈地說道,“加納淘金熱早已過時,留在這也不賺錢,只會把命搭上”。

    資料來源:

    [1]華僑淘金「夢碎」加納明火執仗,人民日報海外版

    [2]在非洲加納淘金的廣西上林幫,故事FM

    [3]非洲「淘金」的上林人,南風窗

    [4]廣西上林官方回應:「上林幫」加納淘金屬實,人民網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