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陳嘉珉 / 陳嘉珉演講集 / 陳嘉珉:在上海書展“站樁意象詩”新書發...

   

陳嘉珉:在上海書展“站樁意象詩”新書發布及研討會的發言(一、二)

2020-08-28  陳嘉珉

尊敬的各位領導、老師、朋友、拳友:

我匯報一點心得,用國家體育非物質文化遺產——大成拳的話講,就是站樁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年初我用微信給一位寫詩的朋友發去兩首詩,第一首:“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第二首:“茶香酒韻眾皆知,可惜知之亦未知;知覺不知何為知,欲知知了不沾知。”這位詩友說:這繞口令扯什么談??!看來我這個心得,還是有必要與諸位有緣人分享一下。

這第一段“繞口令”,是三千年來迄今為止世界上發行量最大的書,老子《道德經》71。第二段“繞口令”,是今天才正式發布的新書,鄧名老師《一詩一吟》上冊《覺偈》里邊,開篇的第二首偈《知知偈》。這兩首偈講的能知知性,就是我們站樁的最高境界。

近半月來直到今天,與我交流讀過鄧名老師《知知偈》的微信群友、拳友,都說不太理解這首《知知偈》的含義,或者他們理解的意思,跟我的看法和體認很不相同。我反復吟誦,并站樁體認,老子和鄧名詩偈中的這個“知”,其實是兩個“知”,第一個“知”是能知,第二個“知”是所知。

所知好理解,世間所有知識、萬事萬物,鄧名老師用“茶香酒韻”來代表,都是我們“知”的對象,這是所知,是賓位信息、對象知識。英文講的InformationKnowledge,都是所知,Learnstudy什么?也是所知。我們世間生活,天天就做老子《道德經》第48章講的“為學日益”這件事,千百年來極少例外;只有老子、鄧名一類人,是特別的例外。

能知是什么?我舉個例子。唐朝著名的天皇道悟禪師生病,他跟普通人一樣“哎喲哎喲”叫痛。徒弟都覺得臉上無光,懇請師父不要叫喚,說師父啊,您是得道之人,還這樣哎喲叫痛,真是名譽掃地啦!禪師說我叫痛,但有一個不痛的東西在里邊,你們知道不?徒弟說不知道。師父說,你們不懂啊,叫痛的不是我,那個知道痛而自身不痛的東西,才是我。其實這個東西,你不能說它痛,也不能說它不痛。如果它痛了,它怎么會知道痛;如果它沒痛,它怎么會懂得痛?。

打個比方,比如在座的吳文輝師弟,你回家時,夫人說你喝酒醉了,你就學天皇道悟禪師,說我是喝醉了,但有一個不醉的東西在里邊,你知道不?夫人說不知道。你就說,你不懂啊,那個喝醉的不是我,在醉的后邊,有個不醉的知性,那個玩意,才是我。其實這個東西,你不能說它醉,也不能說它沒醉。如果它真醉了,它怎么會識別醉呢?如果它沒醉,它怎么會懂得醉呢?

非痛非不痛,非醉非不醉,這玩意非常折騰人。猶如我們站樁,說臉部表情要似笑非笑,下身感覺要似尿非尿。我接觸的西方人、西方文化,他們最有思想智慧、最有知識水平的人,他們可能要狠狠鉆研幾萬年,寫有天上星星那么多的書,也不會理解這個中國文化。但是站樁或打坐開悟、開竅的人,一下子就知道這個境界了,并且快樂無比,超過男女之樂千百倍!

這個非痛非不痛、非醉非不醉,就是老子《道德經》21章說的“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的知性,歷來叫法很多。比如道家叫“道”、“大道”。佛家叫能知知性”、“能見心性”、“第一義諦”、“一真法界”、“了義法相”、“甚微細智”、“明心見性”、“自性”、“佛性”等。鄧名老師在《煮雪》、《覺偈》書中,有多個代名詞,如“心畫”、“本能”、“本心”、“初心”、“知見”等。其中“初心”用得最多,為什么?因為“初心”這個第一義諦,是處在一真法界和《華嚴經》講的“了一切法真實性”的初位,沒有妄想、分別、執著現前,與“一切菩薩從初發心”的“初發心”,完全同義。

其實叫什么名稱無所謂。比如莊子很有意思,他和朋友東郭子聊天,東郭子問“所謂道,惡乎在?”莊子說“無所不在”。東郭子問,你能說具體一點嗎,到底在哪里?莊子說這個道嘛,就在螞蟻、雜草、磚瓦、屎尿里邊。南懷瑾先生也很有趣,他說人生根根底底這個知性,就叫“黑咕隆咚”。我是有一點書呆子氣,比較喜歡佛家唯識學稱呼的“自證分”,非常形象,很有見地。關鍵是你要做功夫,比如站樁或者打坐去體驗、證悟它。證悟這個是站樁的最高境界、知性,叫證自證分。

老子說“知不知上”的第一個“知”(體悟、體知)、“不知”,“不知知病”的第一個“知”(體悟、體知)、第二個“知”,都是能知。為什么要強調“不知”呢?因為你要通過讀書萬卷的知識研究,是不可能了解知性的。知性的特質、屬性是不知,就是鄧名老師《知知偈》說的“知之亦未知”、“知了不沾知”。

在鄧名老師《知知偈》里邊,“可惜知之亦未知”的最后一個“知”,“知覺不知何為知”的“覺”、第二和第三個“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知了”和最后一個“知”,都是能知?!安柘憔祈嵄娊灾钡摹爸?,“可惜知之亦未知”的第一個“知”,“知覺不知何為知”的第一個“知”,“欲知知了不沾知”的第一個“知”,則是所知。

所以老子和鄧名的“知知偈”講了兩個“知”:第一個是能知,第二個是所知;能知是體,所知是用,所知是幫助理解、證知能知的法門。

在鄧名老師《覺偈》書中,緊接著《知知偈》的,是另一首《無知偈》?!稛o知偈》的口氣比較硬,我感覺那個意思就是——前邊講《知知偈》你不懂,《無知偈》就要打屁股,還要罵。禪宗叫“棒喝”,邊打邊罵。

“一諾言知之,立墮入無知”——在世間口舌中,殺傷力最強的一句話,是“你不懂”、“你不知道”,或“我懂”、“我知道”、“我是專家”。但這些知識巨人在鄧名先生面前,卻要被當頭棒喝,因為“一諾言知之,立墮入無知”。為什么?所知越多越深入,便離自性能知越遠。世間所有知識,無論許諾、應諾,一旦“言知之”,便立刻墮入遠離自性的軌道。

“無知知知之,知之亦無知”——如何證悟能知知性、見道得道呢?根本方法是“無知”,就是不搞哲學認知的知識折騰,要靠做實際功夫,通過站樁來體認、體知,這就是“無知知知之”的含義、法門??墒悄阈闹袌讨粋€做功夫、站樁的念頭,就是做功夫的“守”,那就站不到最高境界了,所以“知之亦無知”?!盁o知知知之”這個法門是波羅蜜多船,到達彼岸后還不放下,還要辛辛苦苦、持之以恒把船扛在肩上,那就等于還在此岸,等于“知之亦無知”而白忙活了。

“知去哪里了,笑看人知之”——這個能知知性到底去哪里了?世間最吸引眼球,大家玩得最開心的寶貝,都是所知。我在年前遇到一個武術教練,請我看培訓場館的磁場風水。在交流中,我發現他習武幾十年,一直停留在老子說的“觀徼”階段,沒有“觀復”、“觀妙”。我給他介紹鄧名老師如何援武入道,為什么大成拳是文化拳、哲學拳,就是因為它是幫助悟道的。鄧名老師常說,一種武術與道無緣,它的品味和層次很難提高,頂多算一個體育項目罷了,算一個具有一定觀賞性的運動項目罷了。

知之得去知,去知亦無知”——所知賓相是消滅能知性相的,這就是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就是《瓔珞經》講“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就是禪宗講“開口便錯,動念即乖”,因此“知之得去知”。關鍵是這個“去”字,明明叫你要無、要空,要能所雙亡,怎么又來一個“去”呢!執著“去知”,還是有嘛,所以“去知亦無知”,并非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的回歸。如何體認能知之道?法門就是鄧名老師開門見山、一針見血指出的《站成一片》,這篇文章就在今年4月出版的,鄧名老師、于冠英老師合著的這本《二人集》里邊(展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