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陳嘉珉 / 陳嘉珉演講集 / 陳嘉珉:在上海書展“站樁意象詩”新書發...

   

陳嘉珉:在上海書展“站樁意象詩”新書發布及研討會的發言(三、四、五)

2020-08-28  陳嘉珉

在老子看來,知性問題很嚴重,知性見性與否,直接等同于“病”與“不病”。在老子觀念中,對于“不知”這個常道缺乏體認,即“不知知”者,便是一種“病”態。高明有智慧的人之所以不病,就是因為他能夠以“不知知”這個病為病。唯有知曉“不知知”之病為病,即能夠“病病”者,方是“不病”之人。知其有病不可怕,就怕諱疾忌醫,如鄧名老師《無知偈》說的“一諾言知之,立墮入無知”,那就無藥可救了。

為老子留下《道德經》的尹喜這個人,他當年是駐守邊關的政府官員,老子要西渡流沙出國去,他逼迫老子留下修行做功夫的秘訣真言,才肯放老子出關,所以他是為老子傳下《道德經》的第一人。尹喜繼承老子的思想,他在《老子西升經》中說:“能知無知,道之樞機也?!?span style="">這是道家對能知知性的基本觀點。“樞機”是一切事物的樞紐、機關、關鍵,修道法門必須掌握樞機原理,否則勞而無功,事倍功半。這也是鄧名老師《玩易窩》所寫“吾心光明樞紐定”、《讀易》所寫“陰陽消息真樞杻”的深意和機理所在。

佛家傳法傳什么?《壇經》說“只此見性門”、“唯傳見性法”,因為見性門和見性法“一燈能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我們由此可見,鄧名老師《煮雪》、《覺偈》這兩部見性法著作的重要性。我這幾年讀鄧名老師著作,深深敬佩鄧名老師,就是《壇經》說的“學道常于自性觀,即與諸佛同一類”的大善知識。這個自性,就是我,就是能知知性。

佛家認為明心見性是成佛的關鍵。佛法最基層、最基礎的經書《心經》,說獲得“般若波羅蜜多”,就能夠“究竟涅槃”。般若波羅蜜多是超登彼岸的智慧,彼岸就是知性、自性。我們常說“偉大”、“光榮”、“正確”、“英明”,這是非常高級的贊語,而《心經》用了比這還要高級百倍的“大神”、“大明”、“無上”、“無等等”贊詞,來稱贊超登彼岸的般若智慧?!缎慕洝贩Q贊“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揭諦就是到達知性彼岸,是“大神咒”、“大明咒”、“無上咒”、“無等等咒”,并斷言此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波羅僧揭諦”后面,還有一個異常高級、無法翻譯的贊詞,叫“菩提薩婆訶”,大意就是——突然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別有洞天,異常驚喜,要招呼別人一同觀賞。有個廣東人,他說嘉珉教授,就是慢慢解開對方扣子,突然看到里面風光,突然驚呼:“哇塞!”我說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但這個詞不太健康。

在佛法最高經典《楞嚴經》中,釋迦牟尼告訴阿難:“汝今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無漏真凈,云何是中更容他物?”“知見無見”就是不能“見”上加“見”,一加“見”字,“知見”就成了賓位現相?!爸?span style="">見”是“涅槃無漏真凈”第一義,不能“更容他物”,就是不能再加“知”,或再加“見”,使其成為賓語。鄧名老師《知知偈》說的“知之不在知”、“知了不沾知”,這叫“是”,“是”為一切見性的肯定代名詞,不能再加“知”或“見”,因為“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性這個第一性、第一義,是“本非因緣,非自然性”的絕待一真法界,不能“是中更容他物”,不能畫蛇添足。

《楞嚴經》有一段關于知性的關鍵經文:“見明之時,見非是明;見暗之時,見非是暗;見空之時,見非是空;見塞之時,見非是塞。四義成就,汝復應知,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span style="">意思就是——能見到光明的這個見,本身并不是光明;能見到黑暗的這個見,本身并不黑暗;能見到空無的這個見,本身不是空無;能見到堵塞的這個見,本身并不是堵塞。明白這四個意義,就應該知道,能見所見之時,能見并不是所見,能見是離開所見的,不能在能見之上再加一個見。

有天晚上,我在站樁差不多兩個小時之后,至少是第100+N遍,默誦鄧名老師的《知知偈》、《無知偈》,突然腦子一閃念,就把《楞嚴經》這段經文的能見之“見”,換成老子和鄧名的能知之“知”——“知明之時,知非是明;知暗之時,知非是暗;知空之時,知非是空;知塞之時,知非是塞。四義成就,汝復應知,知見之時,知非是見,知猶離見,知不能及?!?span style="">最后四句經文的所見之“見”,也可以換成老子和鄧名的所知之“知”,那就是——“知知之時,知非是知,知猶離知,知不能及。

大家看看這一換,會不會像我一樣,馬上有種醍醐灌頂、茅塞頓開、歡喜萬分的感覺!

如何實現證悟能知知性這個站樁的最高境界?還是要看二千五百年前,最早講站樁的經書《道德經》,它講得很清楚、很明白?!兜赖陆洝返?章說:“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钡?6章說:“致虛極,守靜篤;萬物并作,吾以觀復。”老子認為,做功夫體認能知知性這個“道”,其過程和法門就三個詞、六個字——觀徼,觀復,觀妙。

觀徼——徼是形下的方法、路徑。觀徼,就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就是鄧名老師《持樁三節》所講,能夠“拈提清”、“摸得著”的技術法門。鄧名老師《晨悟錄(站樁與定境)》寫的“晨練站樁,先求抱架;雙腳平行,與肩同寬;上虛下實,胸含腹圓”等,這些持樁的方法技巧,就是“徼”,就是徼跡,這是人人都看得見、摸得著、學得會的。

觀復——就是做減法?!兜赖陆洝返?8章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于無為?!庇^徼是“為學日益”,觀復是“為道日損”,最后損到無為之境。觀徼是拿得起,觀復是放得下。觀徼是走出去,觀復是返回來。觀徼是折騰知識,觀復是尋道悟道。觀徼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觀復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觀徼是鄧名老師《覺偈》書中的“覺二”、“拳二”,觀復是《覺偈》書中的“覺一”、“拳一”。

《道德經》第42章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庇^徼就是觀二觀三、觀萬物,觀復則是《道德經》第40章講的“反者道之動”,從萬物和三、二返復回來,最后返復到自己身上。自己就是“一”,所以鄧名老師的著作叫“一詩一吟”,這是離道最近的。

證悟知性,要問我是誰,我是什么?比如指頭被刺一下,膝蓋被撞一下,會說“我”痛,可是缺胳膊少腿,“我”還存在。比如古代有個出家人修行二十多年沒開悟,一天早上他光著身子跑到師父那里,慌慌張張說:“師父,我的衣服昨晚被盜了!”師父“你從娘肚子里出來時穿什么?”他“什么都沒穿”。師父說:“那你怎么撒謊,說衣服被盜了?”衣服被盜了,“我”還存在,這個出家人馬上就開悟了。站樁明心見性,就是要找到這個“我”,找到這個“一”。釋迦牟尼說“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這個根底上的“我”、根底上的“一”,就是知性、自性。

鄧名老師《覺偈》中的《悟拳》偈說:“心無掛礙真如際,空洞無我本能達。”“心無掛礙”、“空洞無我”,就是一個觀復的大減法,這是悟拳悟道的根本。對于本能,鄧名老師《二人集》書中的《拳學本能說》,主張“貼近它,體認它,契合它”。所謂“貼近”、“體認”、“契合,就是要做功夫,做“站成一片”的真修實證功夫?!度瓕W本能說》認為:“從大成拳法中求本能,必是一條極有意義之終南捷徑?!编嚸蠋煹摹队X偈》、《煮雪》兩本書,就正是這條觀復“終南捷徑”上的指路明燈。

我們讀鄧名老師的書,會明白“觀復”的第一要義,就是要做“一樁成就”的大成功夫,否則沒有“終南捷徑”可言。我們可以對比儒釋道法門,來看大成拳站樁“觀復”的“終南捷徑”。

儒家“四書”的第一書《大學》說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一共是七個字:知止定靜安慮得——可謂儒家修行、認知的七步功法。如何過“定”這一關?孔子《論語·顏淵中告誡:“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這叫“四目”,大成拳渾元樁只管一“目”,就是“非禮勿動”。只要“非禮勿動”把樁站好,自然會做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乃至“非禮勿思”、“非禮勿寫”,就自然做到知、止、定、靜、安、慮、得。這是大成拳“一樁成就”的特質和內涵,也是楞嚴經“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脫”。楞嚴大法講抓住一根,大成拳法就抓住一樁。

佛家的五戒、十誡,大成渾元樁也能夠“一樁成就”。在“非禮勿動”的樁定狀態中,五根自然關閉,一切成為身外之物,還有什么可戒呢,一切皆空!《楞嚴經》說“一為無量,無量為一”,《道德經》說“抱一為天下式”,“一”和無量、天下之間有法門通道,而大成渾元樁就是一條簡捷法門通道。只要“非禮勿動”、“抱一而式”站好樁,各種戒律會自動遵守,一切智慧之門會自然開啟。

道家功夫最復雜,內丹功法“三關”:百日小周天煉精化氣的初關,十月大周天煉氣化神的中關,九年煉神還虛的上關。在三關啟修前,還有保養身體、祛病除疾“筑基”。道家復雜的三關修煉,大成渾元樁可以“一樁成就”。鄧名老師《覺偈》中的《持樁三節》第一節“養”,從“獨立抱一始”至“靈明獨照歌”一段,便是大成渾元樁“一樁成就”、“不練自練”的絕妙功法。大成渾元樁不僅通做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等《持樁三節》概括的“周天大小活”全過程,而且向前覆蓋筑基,是真正強身治病的絕佳功法。對道家過三關之后煉虛合道、羽化登仙的果報,也是大成渾元樁修持的必然延伸,這就是鄧名老師《持樁三節》證知的“契如空空境,桶底盡脫落”、“環宇混沌行,靈明獨照歌”、“骨骼起峰棱,肌肉條條落”、“身無掛礙意,葛藤皆斷落”、“空洞接宇宙,無我泯安樂”的無上、無等境界。

觀妙——妙就是證悟到能知境界。妙是體,還有妙用,是體用一如。妙用之一是了生死,妙用之二是開智慧,妙用之三是意生身,妙用之四是成事功,妙用之五是除煩惱,妙用之六是得長壽。所謂得長壽,就是《道德經》第33章說的“不失其所者久”,這個“所”,就是能知知性的所在。這些妙用非常吸引人,由于說起來話長,再說我在別的場合都詳細談過,故而“此不贅述”。

最后我要說,鄧名老師不愧為當代首位合詩道、拳道、商道為一體,而援武入道、著述豐碩、體證見性、了義中道、大成事功的詩人、拳修者、企業工作者。“企業工作者”是他的自稱,實則在一般人看來,他是杰出的商界領袖,但我對企業、商業這些概念不是很有興趣。鄧名老師是我的第一個大成拳老師,如果他是純粹的企業家、商界領袖,而不是修行、習拳、造偈、作文之人,或許我們即便必然相遇,也一定是始終、完全的陌路之人。

鄧名老師出世高、入世深,一如《覺偈》中的《自述》所寫“入世要深”、“出世要高”。他的心態和境界是世出真修實證者、大修行人,同時又是世間成所作智的功夫高人,是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的大成就者。我們讀鄧名老師的真言經典,一定要用眼、用心、用體(做功夫實修體證)去讀,這樣他的實修真知,才會變成我們的直接經驗。

《華嚴經》說世間人解決問題、克服困難、超越障礙的所有麻煩,歸根結蒂是因為“天常見人,人不見天”。我認為鄧名老師的《覺偈》、《煮雪》二書,實際上是給發心做功夫的有緣人打開一扇天窗,提供一個仰觀天意、遵循天理、合一天道,從而獲得究竟成功與快樂的法門通道。對此,我要對鄧名師兄的這份如來功德,表示真誠的謝意、感恩?。ū?/p>

(2020818日,于上海展覽中心西部陽光棚)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