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琉璃紅孔雀 / 情感 / 女方坐地起價漲彩禮,新郎當眾落跑:我愛...

   

女方坐地起價漲彩禮,新郎當眾落跑:我愛你,但娶不起你

2020-08-29  琉璃紅孔雀

    導語:

    說起結婚,就不得不提壓在男人頭上的一座大山,彩禮。

    有關彩禮的說法,沒有千篇一律,只有五花八門,比如,萬紫千紅(萬張五元,加上千張百元,合起來就是十五萬),三斤三兩(錢論斤稱,大約十三萬),一動不動(動的是車子,不動的是房子)。

    再加上標配的三金或是五金,改口紅包,也跟著彩禮,水漲船高。

    本來皆大歡喜的喜事,因為彩禮談不攏,拆散了一對又一對婚前情侶。

    可不管怎么說,彩禮都是你情我愿的事,一旦雙方認可,就再無臨時變卦的道理,更別說結婚當天坐地起價了,來看看今天的故事。

    傾訴人:段先生

    我和女朋友從來都不好意思對外人言明是怎么認識的,總覺得說出去有點尷尬。

    由于工作性質的原因,平日里忙得焦頭爛額,一直沒遇到合適的姑娘。

    家人和朋友介紹了幾次相親,都無疾而終,要么就是覺得自己沒房沒車沒幾十萬的存款,看不上自己,要么看上自己的,我又覺得其他方面有點不搭。

    坦白說,我的條件再大眾不過了,一米七五的身高,文質彬彬的相貌,會攝影,懂珠寶。

    我在一家影樓工作,僅有的幾位姑娘,不是歪瓜裂棗,就是非大老板不嫁的那種。

    社交圈本來就不大,父母又催得緊,沒法子,病急亂投醫,于是在婚戀軟件上廣撒網,合適的就打個招呼,起初沒什么成效,直到遇見了她。

    女朋友的情況和我差不多,都是被歲月蹉跎的單身青年,接觸了幾次,相互還看得上眼,就開始了交往。

    第一次去她家拜訪的時候,女朋友就叮囑我,禮物的選擇上,體面要大于心意。

    按她的話說,父母好面子,不能被小看了,一定要留下一個好印象,我點頭同意。

    根據女朋友制定的“攻略”,買了一些高檔的營養品,外加一副魚竿,首次登門算是順利地應付過去了。

    接下來的相處中,女朋友的母親漸漸在我心里有了清晰的畫像,總結起來就是,強勢和市儈。

    我沒當回事,畢竟婚后不在一起生活,何況已經準備安排兩家父母見面,商量結婚的細節,沒必要太較真。

    兩家人頭一次會面,就因為彩禮的問題鬧得不太愉快,我和女朋友跟著干著急。

    本想各自回去勸勸父母,有話好說好商量,大不了都各退一步。

    母親看我為難,同意了十六萬六的彩禮,自己的家底自己再清楚不過,這明顯是父母全部的家當了。

    我的心里五味雜陳,父母一輩子省吃儉用,到頭來都給自己娶媳婦了。

    為了防止節外生枝,我特意提醒女朋友,這是父母盡了最大的努力,希望別再有其他變數。

    女朋友誠懇地向我保證,她的家人不是那種言而無信,不顧全大局的人。

    得到了肯定的答復,我心里有了底,覺得可以高枕無憂地準備婚禮了。

    但就在結婚的前一天晚上,突然接到女朋友的電話,說彩禮要再加五萬,否則就不同意自己嫁過去。

    我又氣又急,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這個時候到哪找這五萬塊,就是酒席錢也要等收了份子才能結清。

    原來是她老家過來的親戚,覺得彩禮少,跌了面子,這才臨時決定提條件的。

    我想著能不能先把婚禮辦了,事后再想辦法找補,女朋友知道我的難處,表示再和家人爭取一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整夜都沒睡踏實,手機一直沒響,按說應該沒什么太大的問題。

    本來興高采烈地去接親,沒想到在終成眷屬的關鍵時刻,等待我的不光是自己的新娘,還有娘家一眾親戚。

    扯著脖子喊不加五萬彩禮,新娘就接不走,我也不卑不亢,對著她問,“我的情況你清楚,你愿意和我走嗎?”

    女朋友搖了搖頭,說她做不了主,希望我再想想辦法。

    “我愛你,但我娶不起你?!?/span>

    留下這句話,我摘掉了胸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孔雀心語:

    無論娘家蓄謀已久,還是臨時起意,與新娘的怯懦組合在一起,好端端的喜事成了一出鬧劇,不得不讓人唏噓。

    男方下聘,女方納彩,是自古以來的習俗。

    時至今日,彩禮已經被加持了名目繁多的特殊意義,不同的立場就有不同的看法。

    但若是把男方誠心求娶的態度,當作攀比或是謀取利益的籌碼,結婚當天“見機行事”,就太說不過去了,也失去了彩禮原有的本意。

    婚姻大事,沒有父母的祝福注定是不完美的,有些時候,家里長輩的意見,還是有必要參考的。

    只是話分兩頭說,也要保留自己對婚姻的主見,有一顆明辨是非的心。

    對于婚姻來說,父母反對的,未必過不好,父母贊成的,也不見得十拿九穩的甜。

    如果有一對通情達理的父母,替你把關婚姻,那再好不過,反之,若是另有所圖,還是要自己把握方向。

    關于彩禮,你能接受多少?歡迎評論來聊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