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無心花花滿園 / 無心花木(原... / 瓶之景,玩點有藝術含量的微景觀

   

瓶之景,玩點有藝術含量的微景觀

2020-08-31  無心花花...


    瓶子買回來有一些日子了,一直沒有行動,只是在瓶子里培養了兩顆小草。昨日傍晚心血來潮,拿上工具外出門尋找些小草和石頭。

    剛下樓,就遇上非常陣點的陣雨,整個過程也就2分鐘左右:突然一陣狂風塵土飛揚,俺不得不退回樓梯口等待,隨后綠豆大小的雨點打了下來。俺在想,這是老天爺不讓俺出門嗎?有雨有風將悶燒的“秋老虎”澆滅了,一下涼快了起來;于是,俺站在樓梯口享受涼爽。不到一分鐘,大雨轉小逐漸零星。走起。剛走了不到10米,又一陣妖風,緊接著對面樓樓底發出一聲巨響,近兩米長的排水管道被吹斷掉了下來……唉,這豆腐渣!風后又下了一陣小雨,但繼續前行。有小草有被雨水養過的石頭的地方蚊子巨多,俺至少被一個蚊子連隊包圍,只能盡快突圍。

    這是俺的“處女作”,俺稱之為“瓶之景”。此玩法的開山鼻祖(一個老外,忘了姓名了。俺記心不好,更不善于記住外國人名)稱之為“瓶子里的花園”。國內稱之為“微景觀”。俺以為,“微景觀”不能完全詮釋主題,裝在瓶子里的景色,瓶子自然也是豬腳是不是,為什么抹去其“領銜主演”的名分?

    【下面分段簡介】

    一、空瓶培養小草:圖為空瓶子,里面培養倆兩顆很小很小的草,估計“草他媽”都看不見她們。在窗臺上培養了四天,整個過程全封閉培養,沒澆一滴水。水分是洗瓶子沒有完全瀝干剩下的一點點,瓶底都不能濕;培養小草前,瓶子封閉了一周,那點水沒有任何蒸發掉,內壁有蒸汽留下的小水珠。據說,開山鼻祖有一瓶“瓶子里花園”10年后才澆一次水,好神奇!在全封閉狀態下,瓶內完全形成了一個潮濕的溫室氣候,很難有水分蒸發。

    (空瓶培養小草)

    二、小草有多???在掌心里,你不放大圖估計你只能看見兩個泥土點和俺的掌紋;在俺的君子蘭花盆里俺不圈圈提示估計你都找不到小草在哪里?晚上燈光下拍的,沒選好光照位置。

      (掌心和花盆里小草)

    三、準備入瓶的素材:分別是不知名的小草、石頭、樹枝、鐵線蕨、小葉冷水花、豆草、水草、青苔、黃果樹剛出生不久的幼苗。采集的小草小樹苗一定要根部泡在水里,特別是蕨類植物,脫水幾分鐘就會造成不可逆的死亡。如果你想石頭更有型,可以花錢買;俺更喜歡就地取材。

    (潮濕環境長期養綠的石頭)

      (各類草兒)

    四、造型:梯步和石頭山。梯步太大,與石頭山比例失調。估計有巨人住在“山上”,必要要寬寬大大的梯步才能順利同行。

      (已經完成的造型:梯步和山坡)

    五、種草植樹:采集小草時覺得她們太小,裝進瓶子才發現她們太大,整個變成了“森林”;“巨人”的梯步和大山已經淹沒在“森林”之中。

    俺種了兩顆黃果樹苗,這種樹木不適合潮濕的環境,比較耐旱;俺在培養樹苗的時就知道了,但俺特想種點樹入瓶。俺們地區又只有這種小樹苗隨處可尋。黃果樹跟榕樹一樣,可以長成冠幅展擴的喬木,每年春花之后會有無數豌豆大小的小種子隨風雨飄游,所以你能在隨地看見她的小苗子,最重要的是樹形美觀耐看。也不知道這兩顆小黃果樹能活多久?你能認出找到她們在瓶子啥地方嗎?以后創作“瓶之景”還是盡量選擇可以長期在潮濕環境生長的植物。

      (瓶之景:正面)

      (瓶之景:側面)

      (看見“巨人”的梯步了)

    六、找幾個“配角”搭配一下,襯托一下“豬腳”的風采。既然是配角,肯定不可能全身正面入境,伸出胳膊腿就行。那些影視作品里,鏡頭情愿長時間對著配角的屁股也不愿意給一秒正面的臉。不過,俺的“配角”沒有那些底層演員那樣可憐,隨時都能成“領銜主演”登臺亮相。

    (配角:玻璃草)  

      (配角:三角梅牙簽盆景苗)

      (配角:假山上的鳳尾蕨)

    七、關于封閉養護:制作過程中和制作完都要澆水,所以瓶里水分很重,剛制作好的“瓶之景”不要急于封口,開口蒸發幾天水分,特別是俺種了黃果樹這類不耐潮濕的樹木,蒸發掉一些水分對這類樹苗比較有利。如果所用素材都是耐水性極強的植物,可以在制作完澆水后就封口。也可以不封口養護,這就需要時常注意補水。放在北面能見光的地方,可以接受散射光。如果在室內長期養護,需要用有利于植物燈光近距離補充光照,頂部給光;側面給光,植物會追著光的方向生長,可能影響造型,除非你需要這種順著一個方向生長的造型。家庭用LED白色燈光就行,組培燈太貴沒必要。為了控制植物的大小,最好不要給養分,用非養分細顆粒介質。

        (標注制作時間和作者)

      (封口圖)

    八:結束語:知易行難

    俺以前也算是“玩藝術”的人,接受能力超強,初次看見別人制作“瓶子里的花園”時,覺得這“玩意”并不難;昨天自己動手時才發現雙手的無用:小草一下子變得很巨大,樹苗一下變得很渺小,比例失調,層次感出不來,有一種無處下手的感覺。

    俺買的鑷子又短了,造成了入瓶困難。還有俺掌心里那種小草又小又嫩,怕使勁過度造成腰斬腿折,力道不足鑷子合口不到位又夾不起來:小心翼翼夾起來又掉下去再夾再掉成了昨晚反反復復最多的動作,最后鐵絲、竹簽、小勺都用上了;好不容易送小草進了瓶口,讓她站起來又是一個難題……唉,看著容易做起難。昨晚6點開出,到10點半才種完草植玩樹;經過了四個半小時,終于完成了俺的“處女作”。任何事都需要知易行難的心理,紙上談兵,而不知道行之惟艱難有大成。

    為了制作“瓶之景”俺不得不去買了一個罐頭。俺最不喜歡吃罐頭,全是防腐劑泡著。很明顯,罐頭瓶子玻璃質量很差,潔凈度不夠,再好的作品也出不來效果;俺在網上沒有找到適合俺操作的瓶子,就當練手吧。

    動口不如動手,多動手才能出好作品。下一個作品準備種點能開花花的植物進去。俺又得去買罐頭了,再大一號的!

      (俯視圖)




    無心花花滿園
    2020.8.31日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