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高天明月圖書館 / 待分類 / 如果我有孩子,我希望Ta不用那么懂事

   

如果我有孩子,我希望Ta不用那么懂事

2020-08-31  高天明月...

    你身邊是否有這樣一類人:

    雜活兒、累活兒都是Ta干,從不抱怨,被人指責,也只是點頭微笑;
     
    戀愛中,不依賴伴侶,病了自己扛,難過自己消化,“我沒事,你忙吧”,是Ta的口頭禪;

    他們總是把情緒深埋于心,只是偶爾,眼中會閃過一絲晶瑩的光。

    這類人,在他們小時候,都有一個共同的稱呼——“懂事的孩子”。

    在小孩的世界里,“懂事”是個褒義詞,它代表大人對小孩的認可。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懂事”的詞性變得越來越中性,通常用來形容口碑不錯但不討人喜歡的“老好人”。

    同樣是“懂事”,為什么在成年人和小孩的世界中評價如此不同呢?

    前段時間,《以家人之名》在朋友圈反響熱烈,三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孩子,組成一個新家庭,由此引發一系列有關“原生家庭”的討論。

    三個孩子中,我對賀子秋印象最深刻,他就是那個“懂事的孩子”。

    他出生于單親家庭,由母親撫養,后來,母親將他拋給相親對象李海潮,便消失不見。年紀小小的賀子秋,相繼被父親、母親拋棄。

    他生活在“我可能隨時被拋棄”的陰影下,在這種壓力下,搬入新家后,他要做的,就是學會懂事,獲得李海潮家人的認可。

    他半夜到廁所洗全家人的衣服,幫李海潮做家務,在面館里打雜;

    李海潮的女兒李尖尖處處為難賀子秋:扔他的行李箱,往他鞋子里塞糖果,把不愛吃的青菜挑到他碗里,不讓他碰玩具……

    賀子秋從不抱怨,而是一次次地把箱子拎回來,一次次把糖果倒掉,一次次把碗里的肉夾給李尖尖,一次次反省自己。

    賀子秋可以說是很多懂事孩子的縮影,他們的成熟讓人欽佩,也讓人心疼。

    這群懂事的孩子,童年時,大多會有這樣的境遇: 

    親朋好友聚會,一桌好菜,你想挑喜歡的菜吃,大人告訴你,你要懂事,讓客人先吃; 

    碰到喜歡的玩具,你鬧著要買,大人告訴你,家里沒那么多錢,你要懂事,體諒父母; 

    讀書成績退步了,大人說,我們辛辛苦苦供你上學,你要懂事,好好讀書……

    在父母制定的規則與人為營造的壓力之下,大多數孩子就這樣被迫懂事了。

    仔細觀察“賀子秋們”,不難發現,他們有兩個行為準則:

    一、壓抑自己的欲望; 

    二、減少對他人或外界的依賴,不給人添麻煩。

    遵循這套準則,他們順利度過青少年時期,甚至收獲了不少夸贊聲。這樣實效的準則,自然變成一種習慣,和他們一起進入成年人的世界。

    在《以家人之名》中,即便這個重組家庭感情日益深厚,賀子秋長大后依然那么懂事:他仍舊早起給家人買早飯,幫李海潮擺碗筷,給餐桌上的每一個杯子倒滿飲料。

    然而,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懂事”的人,往往與周遭的人格格不入,這套準則失效了。

    他們習慣了“懂事”,通過消耗自身,取悅別人,但是,一旦他人沒辦法像長輩那樣給予他們正向反饋,他們就慌張了,不知如何變通,怎么和這個世界相處。

    他們變得越來越不快樂。

    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弗雷德·阿德勒曾說:“人是需要這種盡管被討厭,但還是勇于做自己的勇氣,這樣才可以逃脫無法做自己的羞恥感,獲得真正的幸福?!?/p>

    然而,即便他們已經意識到“懂事”的局限性,但是,他們已經學不會如何“不懂事”了。

    “懂事”的孩子,是在壓力下成長的,這種壓力使得他們“早熟”,過早學會以成人世界的道理權衡利弊,隨之而來的,是另一部分能力的消失。

    ···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神經科學家Linda Wilbrecht利用小白鼠做了項實驗,研究生命早期壓力給它們帶來的影響。

    她將小白鼠分成兩組,一組由母親撫養,一組由陌生的母鼠照看,制造壓力環境。兩組老鼠都保持溫暖、吃飽喝足的條件。
     
    一段時間后,她發現,在壓力下成長的小白鼠比待在母鼠身邊的小白鼠成長發育更迅速,在青少年時期,體型已和成年老鼠相差無幾,而且,它們樂于探索,學習能力也更強,能很快地找出藏有食物的木屑堆。
     
    但是,當它們進入成年早期后,它們解決問題的能力卻迅速下降,遠遠落后正常環境下成長的小白鼠,它們只會不停在曾經發現過食物的木屑中挖掘,希望得到食物。

    ···

    生物進化論有這樣一種說法:“如果身處壓力巨大的環境,生物會把更多的能量用于發育和繁殖,而不注重其他能力?!?/p>

    或許,這正好可以解釋,為什么“懂事”的孩子,在成年后,難以運用從前的生存法則,處理解決成年世界的問題。

    我們生下來都是一張白紙,或多或少,“原生家庭”總會在這張紙上畫上幾筆。

    成年后,我們不是要消除這些痕跡,而是想辦法在這些痕跡上添加一些色彩,讓它們變得美麗。

    “懂事”其實并不是一個壞毛病。

    “懂事”的人要慢慢學習,表達自己的訴求;普通人,要

    成長是不可逆的,我們沒辦法回到童年,抱抱那個“懂事”的孩子,但是,我們仍有機會,抱抱那個“懂事”的成年人。

    愿每個懂事的人都能夠被溫柔對待;愿每個懂事的人都能夠溫柔對待自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