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老鄧子 / 星聞星事 / 段奕宏:我太難了!

   

段奕宏:我太難了!

2020-09-01  老鄧子


    前些時,一段關于段奕宏的短視頻大火。

    視頻中的段奕宏面對鏡頭大聲說:“我暗戀的人在后面呢,我們班陶虹”。


    陶虹聽到這番話后調侃般地感嘆,“他不早說呢。唉,錯過錯過!”



    一石激起千層浪,讓長期淡出公眾視線的段奕宏迅速登上熱搜第一。

    有網友打趣道,現在全網都知道段奕宏自卑了。


    用如今的流行語來講,段奕宏太難了。

    不只是對陶虹的暗戀,回望段奕宏的種種經歷。

    “難”是他人生的主旋律,更是他輝煌生涯的基石。

    一、


    段奕宏從小在新疆長大,新疆話把傻子叫“勺子”。

    段奕宏說,他就是那個”勺子“。


    段奕宏與陶虹相識于中戲,兩人是同班同學,和他們同班的還有高虎和印小天,都是鮮衣怒馬的青年。


    而從小縣城來的段奕宏,沒有出眾的外表,更沒有殷實的家境,是班里最不起眼的那一個,只能卑怯地獨處。

    大學四年,同學們沒聽他大聲笑過。

    段奕宏經典青澀照

    北京與家鄉的截然不同,也讓自尊心強的段奕宏十分自卑。

    他想要抹去自己與別人的差異,以為這樣就能成為集體中的一份子。

    那時的北京青年喜歡喝可樂,北京人喜歡吃煎餅,段奕宏有樣學樣。

    一手拿著可樂,一手握著煎餅走在大街上,卻只能是一個地道的偽裝者。


    光榮和熱鬧的場面,屬于那些不帶疑惑活著的人,段奕宏感受到的全是熱鬧背后的孤寂。

    他后來接受采訪時說:“那種痛苦沒人知道,我曾想過輕生,特別強烈?!?/strong>

    希望是生命的內核,給段奕宏帶去些許希望的人,正是陶虹。


    因為有著濃重的西北口音,段奕宏每天清晨都會在操場練習普通話。

    而同樣要早起晨跑的陶虹,會故意學著段奕宏的口音說話,氣得段奕宏說不出話。

    兩人從一開始就像是一對歡喜冤家,少有柔情蜜意的浪漫。

    在學校里,兩人時常搭檔排戲,嚴肅的段奕宏和直爽的陶虹時常因為作品而吵架。

    吵來吵去,兩人反而成了一對優秀的搭檔,他們也拿到了中戲表演系歷史上的第一個滿分。


    而內向的段奕宏,也漸漸喜歡上了外在美麗大方,內在溫柔善良的陶虹。

    但段奕宏只敢把美好的情愫藏在心里。


    那時的陶虹已經憑借出演《陽光燦爛的日子》,成為了學生中的明星,再加上甜美的外表,追求她的人不在少數。

    《陽光燦爛的日子》陶虹劇照

    而段奕宏只知道每天練功,用高虎的話來說:

    “三棍子悶不出一屁,一拳出去沒反應”。

    他無法向陶虹表白,因為他怕生活的落差帶給對方不快。

    然而正是這種反差,給了段奕宏美妙的回憶。


    有次陶虹給了段奕宏一個芒果,從來沒吃過芒果的段奕宏一直下不去手。


    陶虹見狀,仔細地把芒果剝了皮遞給段奕宏,不知道芒果有核的段奕宏一口咬了下去,把牙給硌了。

    平時愛開玩笑的陶虹并沒有嘲笑他。

    段奕宏后來說:“她沒有恥笑我,讓我非常溫暖?!?/strong>


    大學四年的假期中,為了省錢省時的段奕宏沒有回過新疆。


    大二那年寒假,擔心段奕宏孤單的陶虹,拉著他到家里吃了頓年夜飯。


    幾天之后,段奕宏端給陶虹一鍋新疆手抓飯,那是他親手做的。

    他想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感激,也維護他看重的自尊。

    再后來,陶虹和徐崢因戲結緣,段奕宏也在幾年后找到了人生伴侶。

    但兩人的友情悄然延續了二十余年,段奕宏多次在采訪中提到陶虹,提到陶虹給他剝的芒果,還有那頓難忘的年夜飯。


    那是他苦澀的青春記憶里閃耀的溫暖,是在艱難之中,讓他不放棄希望的小確幸。



    、


    對于段奕宏來說,比感情更難應對的,是他的生長環境與理想的沖突。

    段奕宏出生在新疆伊犁伊寧市,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每天為了生活沖入擁擠的廠房,下班后又被人流裹挾而出。

    他們給段奕宏取名段龍,寄托著望子成龍的希望。

    段奕宏童年照

    段奕宏小時候很頑皮,上課總是不聽話,弄得父親屢次到學校賠不是。

    他有時還逃學,讓恨鐵不成鋼的父親抓住后,狠狠用藤條抽了他一頓。

    對于父親來說,能夠平靜安穩度過一生,就是他對少年段奕宏最大的期待。

    但命運給了段奕宏一個不算起眼的機會。


    高一那年,段奕宏參加了學校舉辦的文藝比賽,在小品《知識就是力量》中扮演一個小商販。

    上海戲劇學院的一位教授在看過作品后,托伊寧市話劇團團長帶話,鼓勵段奕宏報考藝術院校表演系。

    對于大多數高中生來說,這樣的鼓勵并不足以改變其對于人生的選擇。

    但段奕宏卻把它牢牢記在了心里。

    中間最帥的就是段奕宏

    他當即動了報考表演系的念頭,并準備參加此后一年中戲的招生考試。

    段奕宏的家人中沒有藝術從業者,他們在知道段奕宏報考中戲的決定后,都提出了反對。

    段奕宏對家人的勸告置若罔聞,把一向老實的父親逼急了,指著他大喊:

    “伐木工的命,還想當演員!”

    段奕宏不信命,他也大喊回應:“不讓我去,我就恨你們一輩子!”


    對于段奕宏而言,難的不僅是要掙脫自生自滅的命運,還要面對父母的不支持。

    他隨后揣著車票出了門,奔赴遠在北京的考場。

    滾滾紅塵之中,段奕宏的臉上寫滿固執和迷茫。


    三、


    從伊寧到北京,要走過近三千五百公里的路程。

    段奕宏先坐兩天的大巴到烏魯木齊,再坐四天火車到北京,趕完六天六夜的路程后,段奕宏要去尋找他混沌人生中的光明。

    初次參加中戲考試,段奕宏只在考場待了二十分鐘。

    老師對他的評語是:“不夠高,不夠帥,文化課一塌糊涂?!?/strong>


    對于一個演員來講,這幾乎是全盤否定。

    對于段奕宏來說,這無異于抹殺了他成為演員的希望。

    那一天,段奕宏像被宣判死刑一般走出考場,徑直走到天安門,在天安門廣場坐了一夜。

    段奕宏不愿像父親說的那樣成為一名伐木工,于是他第二年再次參加了考試。


    這一次他做了充足的準備,為了練就一門特長,年近二十歲的段奕宏練起了劈叉。

    對于沒有舞蹈功底的他來講,要將已經成型的肌肉的筋膜從骨頭上撕裂開,那種痛苦,與告別過去的自己一樣強烈。

    即便如此,段奕宏在進入三試后還是被刷了下來。

    “當時我就是想要知道自己差在哪兒,其實也真找不出來差在哪兒,心不甘啊?!?/section>

    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段奕宏不信這個邪,他還要再來一次。


    第三年,為了加大考取中戲的把握,段奕宏參加了一個表演培訓班,學費是四千元。

    當時他的父母每月收入合計不到五百塊。

    對于段奕宏一家來說,四千元無疑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為了賺錢,段奕宏平時就去工廠洗蘋果。

    從早上八點一直洗到下午五點,每天只吃一頓飯,一個月下來,他賺了四十塊。

    就這樣,段奕宏第三次走進了中戲的考場。

    最終以西北區總分第一的成績進入了他夢寐以求的表演系。

    左起第一個男生就是段奕宏

    然而世上不如意十之八九,原本以為考入中戲就能告別苦悶生活的段奕宏,卻在校園中迎來了最難熬的一段歲月。

    剛進校園,段奕宏就被一種卑怯感籠罩。


    周圍的人都比他高,比他帥,或者比他有錢。

    在他們之間,段奕宏不自覺地低下仰望的頭。


    這樣的卑怯感催生了他心中的恐懼。

    中戲有一年的甄別期,如果學生有兩門課掛科,就會被退學。

    費盡周折進入中戲的段奕宏,每天生活在被退學的恐懼之中。

    他怕被命運徹底拋棄,于是拼命的學習。


    大學四年,段奕宏的成績始終名列前茅。

    他每年會把成績單寄回家中,想象著父母看到成績單后的喜悅,那是他當時最大的精神支撐。


    這樣的境遇讓段奕宏承受著極大的壓力,他在任何時候都呈現出高度的緊張。

    這樣的緊張讓他不得不對生活較真。

    有次他和陶虹去道具組借衣服,幾乎把所有衣服都試了一遍。

    后來把老師急的不耐煩,問他:

    “差不多完了啊,你交一作業至于嗎?”


    對于段奕宏來說,這樣的事特別至于。

    準備畢業大戲時,為了演好精神病患者,段奕宏還跑到精神病院住了三天體驗生活。


    由于把時間都花在了學習上,段奕宏很少外出接活。

    同學們大都接到廣告或校外劇組邀約時,他只能靠著跑龍套來積累表演經驗。

    大四畢業那年,大學生畢業包分配的政策已經取消,段奕宏很可能無法留在北京。


    得知這一消息的段奕宏急了,他拿著自己的成績單,蹬著自行車直沖文化部。

    “我就是想問一句,這樣的成績,我為什么不能留在北京?!?/strong>

    這一鬧鬧出了動靜,國家話劇院最終為他申請了一個留京名額,將他留在了北京。

    他的老師在將聘書交給他時說:“這是你想要的,也是我們想要的?!?/section>

    人啊,真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四、


    邁過了又一道難關的段奕宏,開始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演員生涯。

    他最初在話劇院進行演出,拿著每晚九十塊的工資。

    而在他的同班同學中,陶虹已經拿下了華表獎與金雞獎的最佳女主角,印小天也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愛人》走紅。


    后來段奕宏好不容易接到電影和電視劇的邀約,眼看著即將迎來遠大的前程。

    他又開始為難起自己。

    段奕宏接到的第一個角色,是電視劇《刑警本色》里并不起眼的殺手。


    別人不敢接王志文(刑警本色里主演)的眼神,段奕宏敢。

    然而為了演好這個在觀眾眼中一閃而過的角色,段奕宏把一個掏槍的動作練了幾千遍。

    也由此開始了他“瘋魔”般的演藝生涯。

    后來他受邀主演電影《細偉》,扮演根據真實人物改編的殺人魔細偉。

    電影《細偉》海報

    讀完劇本后,段奕宏跑到陳列著真實人物干尸的博物館,對著那具干尸揣摩了半天。

    臨走前他還不忘對著干尸許愿,祈求對方給予他力量,他要詮釋一個沒人見過的細偉。


    這種體驗式的方法,讓段奕宏深深融入進了人物中。

    片中有一場誤殺小女孩的戲份,段奕宏拍完后足足哭了半個小時。

    電影《細偉》,段奕宏經典哭戲

    入戲太深的段奕宏,還曾連續幾夜做噩夢,搞得自己精神狀態極差,暴瘦了十五斤,連走路都成問題。

    由于是在泰國拍攝,劇組人員請來“法師”指點。

    “法師”看過后,讓段奕宏趕快改名字。

    段奕宏才將名字由段龍改為了段奕宏。


    幾年后他通過出演《士兵突擊》真正走紅。

    但成名后的他,依然不改“自討苦吃”的作風。


    拍攝電影《愛有來生》時,他推掉了其他所有邀約。

    花了整整一年時間鉆研角色,一年里沒掙別的錢。


    接拍電視劇《我的團長我的團》時,段奕宏第一遍沒看明白劇本。

    于是又從頭開始,把長篇小說一般的劇本看了五遍。

    《我的團長我的團》經典鏡頭

    拍攝《西風烈》的過程中,不會騎馬的段奕宏有大量騎馬的戲份,他空閑時就在戈壁上練習騎馬。


    戈壁灘時常風沙大作,別人都躲在帳篷里,只有段奕宏還在漫漫黃沙中和驚恐的馬匹搏斗。

    他在電影《白鹿原》中扮演農民黑娃。

    為了練好割麥的動作,他一頭鉆進漫無邊際的麥田里割麥,割到雙手鮮血直流他也不著急治療,反而思考黑娃在手流血后應該是什么樣的反應。


    同事們見狀嚇得不輕,他卻一臉茫然,因為這樣的事對他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

    拍攝《烈日灼心》時,他要體驗戲中警察伊谷春的生活。

    《烈日灼心》拍攝時,這個水下鏡頭,原本可以分幾次拍攝成功。段奕宏非要一次到位,1分鐘之內在水下連續完成了9個動作。

    后來他覺得這還不夠,又跑到刑警大隊去體驗生活。

    刑警大隊的隊長最初不想理他,他就跑去遞煙聊天,最后和對方成了朋友。


    他在《引爆者》中扮演礦工。

    開拍前,他和礦工同吃同住,跟著礦工下到地下一千多米深的礦井里。

    昏暗的礦井令他感到壓抑,他說這樣才能感覺到最真實的絕望。


    拍攝《記憶大師》時,他因為是否喝一瓶水而糾結半天,一個鏡頭連拍了二十多遍。


    一向以敬業著稱的搭檔黃渤也說他太軸。

    導演陳正道更是感嘆:“以后再也不要跟段老師合作了?!?/strong>

    對于自己的這些行為,段奕宏看得非??陀^。

    他說:“我絕對要打碎,打破我的慣性,因為演員太容易慣性,這個慣性是要不得的?!?/section>


    這是他作為一個演員對藝術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

    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我愿意為戲為奴?!?/strong>


    五、


    “挫折和不幸,是天才的進身之階?!?/strong>

    段奕宏拍戲時受的那些磨難,讓他塑造了不少經典角色。

    也為他贏得了“戲妖”的贊譽。

    戲里戲外完全不是一個人。

    讓他近乎著魔的《細偉》,是此后人們提起段奕宏時不得不說的作品。

    如他許愿的一樣,他演活了一個原本善良的殺人魔,一個哭戲的鏡頭,就能體現出人物的后悔、恐懼與驚愕。


    他在《士兵突擊》中飾演特種兵袁朗,雖然人物形象略顯扁平,但不妨礙段奕宏演繹出一個有血有肉的軍人。

    一個視察隊列的鏡頭,就能看出他表面嚴肅內里真誠的風度。

    《士兵突擊》中段奕宏把特種兵袁朗演活了

    同樣是視察隊列,段奕宏在《我是團長我的團》中表現得截然不同。

    手叉腰間,懶散踱步的他,充分展現了團長龍文章的不正經。


    他在這部戲中奉獻了太多堪稱經典的表演,演活了那個謎一樣的龍文章。

    “戲妖”的名稱由此而來。

    《我的團長我的團》能獲得9.4的高分,段奕宏功不可沒。

    導演康洪雷直言:“這他媽才是真正的演員?!?/strong>


    即便有了如此精彩的表現,好友陶虹仍對段奕宏不滿意,她覺得段奕宏繃得太緊。

    直到她看了《白鹿原》。

    段奕宏飾演的黑娃蹲在地上嘟囔著陜西話,鼓著腮幫子大口吃面,活脫脫一個地道的莊稼漢子。


    陶虹非常驚喜,段奕宏終于“跳出來了”。

    跳出來之后的段奕宏,演起戲來更加得心應手。

    他在《烈日灼心》里飾演的警察,處處露著真實,一個眼神的變化,就展示出對可疑人員的警惕和懷疑。


    接著他又去飾演毒梟,放肆的笑容中,暗藏著毒梟歇斯底里的瘋狂。

    后來他憑借《暴雪將至》獲得東京國際電影節影帝。


    那一屆電影節,評委們為各個獎項吵翻了天,唯獨頒給段奕宏的最佳男演員獎項,大家毫不猶豫地一致通過。

    這是段奕宏應得的榮譽。



    六、


    “我覺得在這個時代能保持初心不變,能堅持不變的人都挺偉大?!?/strong>

    經歷了形形色色的際遇后,段奕宏還是段奕宏,卻不再是那個段奕宏。

    曾經在同學面前自卑的他,現在已經擁有極好的人緣。

    吳京和他是死黨,經常用“死鬼”稱呼他。


    曾經因為外表而不自信的他,現在已經成為魅力型男。

    為時尚雜志拍大片也不在話下,是不少人心頭所愛。


    曾經在感情中略顯卑微的他,現在已經收獲了美滿的婚姻。

    他和妻子王瑾在2002年因《記憶的證明》這部戲結緣。

    她還是段奕宏的師妹,也是中戲的。

    兩人2011年在北京低調完婚,至今已相伴走過了十七個年頭。


    曾經只知道埋頭學習的他,現在已經學會了享受生活。

    他喜歡讀書,喜歡運動,會在細微處體味生活的美好。

    《人物》雜志曾用“在水一方”來評價他。

    “水”是名利,是世俗眼光,是復雜的情感,是不息的欲望。

    曾經的段奕宏是水中的孤島,他在孤寂中學會了與自己和解,如今的他是在水中起舞的舞者。

    舞步的背后,是他既嘆行路難,又做逍遙游的智慧。


    七、


    花瓣上的黎明,是昨夜灰暗的黃昏。

    對于段奕宏而言,那些灰暗無光的日子,是他人生寶貴的養料。

    生活很難嗎,它困難如同一個懵懂青年到國際影帝的漫漫程途,簡單如同一個收放自如的笑容。

    生活很難嗎,懷著熱愛與希望踏上向前的路,就不算艱難。

    《我的團長我的團中》中,段奕宏扮演的龍文章說:

    “我只想事情是它本來該有的那個樣子”。


    拋開冷氣只顧向上走,就是面對生活該有的樣子。

    破繭不只為了成蝶,更是為了打破禁錮的牢籠。

    這是段奕宏在演戲與做人之間,帶給我們如金子般寶貴的啟示。

    也希望今后段奕宏引起公眾注意的,是他在上下求索中演繹的精彩作品,而不是他的花邊新聞。

    這是他最想要的樣子,也是事情本來該有的樣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