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where5 / 日常生活十萬... / 以毒攻毒——盤點野生動物們的疾病自治小...

   

以毒攻毒——盤點野生動物們的疾病自治小妙招

2020-09-01  where5

雖然有病,但能“吃苦”

野生動物的生活充滿著危險。通常,野生動物沒有老死這一說,不是被其他生物攻擊致死,就是生病致死。人生病了,可以看醫生、吃藥,但野生動物中既沒有醫生,也沒有藥店,他們生病了就只能干扛著嗎?也不一定!在漫長的生命史上,有些動物也進化出了自己獨特的辦法,來應對疾病和痛苦。

黑猩猩:良藥苦口,以毒攻毒

身高體壯的黑猩猩

1987年,在坦桑尼亞的馬哈勒山脈國家公園,靈長類專家邁克爾·哈弗曼在觀察黑猩猩的時候,發現一件怪事:一只黑猩猩在吃“毒藥”。

它吃的是扁桃斑鳩菊(Verno-nia amygdalina Del.)的嫩枝,只見它小心翼翼地把葉子和皮剝掉,接著咀嚼里面的木芯,咽下樹汁,最后把渣子吐掉。黑猩猩雖然會吃很多種植物,但扁桃斑鳩菊并不在它們的菜單上,因為這種植物不但有毒,味道也非???。

從1987年到1996年,近10年里,哈弗曼看到過10次黑猩猩吃扁桃斑鳩菊。這可以說是非常少見了,但更奇怪的是,黑猩猩似乎知道這種植物是“不應該吃”的。有一次,哈弗曼見到一個黑猩猩吃扁桃斑鳩菊的時候,另一個年幼的黑猩猩好奇地撿起地上的木芯碎屑,小黑猩猩的母親發現之后,馬上走過來,用腳把扁桃斑鳩菊木芯碎屑踩到地上,然后把她的孩子拉走了。顯然,她的意思是,這個東西有毒,你不能碰。

那么,黑猩猩吃這種奇怪的東西到底是干什么呢?

哈弗曼注意到,他所觀察到的10個吃扁桃斑鳩菊的黑猩猩里,有四個露出了明顯的“病態”——拉肚子、不想吃東西、煩躁不安——這是腸道里有寄生蟲的表現。由此,哈弗曼給出了他的答案——扁桃斑鳩菊是黑猩猩打蟲子的藥! 

1991年,哈弗曼發現一只拉肚子的黑猩猩正在吃扁桃斑鳩菊,隨后他檢查了它的便便,在里面找到很多結節線蟲的卵(每克便便足有150個)——這是一種危險的寄生蟲。黑猩猩吃過“藥”之后,便便不稀了,蟲卵的數量也明顯下降了(每克糞便13個)。

在大自然的生存競爭中,植物進化出了各種各樣的化學物質來對付“敵人”(比如要吃它的動物、讓它得病的細菌,等等),所以植物可以說是自然界的化工廠。一些植物含有能毒死寄生蟲的物質,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扁桃斑鳩菊不僅對寄生蟲有毒,對黑猩猩也有毒,但當黑猩猩病得實在太厲害、性命都可能不保的時候,就會選擇吃“毒藥”來救自己。扁桃斑鳩菊的葉子和皮沉積的毒素尤其多,黑猩猩剝掉皮只吃芯子,也許是為了減少攝入的毒素,不讓“毒藥”把自己毒死了。

卷尾猴:辣眼睛的驅蚊水,你要嗎

生活在委內瑞拉森林里的黑帶卷尾猴(學名Cebus olivaceus),也懂得以毒攻毒的用藥方法。它們的藥是一種馬陸,拉丁名為Orthoporus dorsovittatus。

我們已知的馬陸有8000多種。它們看上去有點像蜈蚣,但比蜈蚣腳多,有的馬陸有幾百只腳,所以有“千足蟲”的外號。馬陸不咬人,但它有化學武器——很多馬陸都能從身體側面分泌出毒液對付捕食者,毒液的具體成分因種類而異。黑帶卷尾猴喜歡的馬陸,它的毒液主要成分是苯醌,這種物質有很強的驅蟲效果。

馬陸有“千足蟲”的外號

找到一只馬陸后,黑帶卷尾猴就會把它放到嘴里輕輕地咬,讓受驚嚇的馬陸分泌毒液,然后把毒液抹在身上。黑帶卷尾猴非常喜歡這種東西,如果一只猴子找到了馬陸,其他猴子就會聚攏過來,想把蟲子拿過來自己用,如果拿不到,它們就用尾巴當毛巾,蘸著“幸運兒”身上的馬陸毒液,蹭到自己身上。

苯醌有毒,會刺疼眼睛和黏膜,氣味也不好聞。黑帶卷尾猴往身上涂這種東西,究竟有何目的呢?

科學家發現了一條重要的線索,能幫我們揭開謎底:黑帶卷尾猴用馬陸毒液涂抹身上的次數,在雨季最多。在黑帶卷尾猴生活的森林里,土壤排水的效率不高,雨季會產生大量的積水。有了積水,就會養活大量的蚊子幼蟲,產生大批的蚊子。蚊子有多討厭,我們每個人都有親身體會。黑帶卷尾猴用馬陸毒液在身上抹一抹,就相當于涂了驅蚊水。

除了蚊子,當地還有一類更加天怒人怨的昆蟲,即狂蠅科(Oestridae)的膚蠅。膚蠅把自己的卵粘在蚊子身上,當蚊子在大動物身上吸血,膚蠅卵也就被“轉送”到動物身上。卵孵化以后,會變成很小很小的蛆,順著蚊子吸血時留下的傷口,鉆入皮下。然后,蛆就在肉里定居,啃食動物的肉。

馬陸“驅蚊水”趕走了蚊子,膚蠅也就無法近身了。因此苯醌雖然難聞又有毒,但比起吃肉的可惡的蛆來,還是要可愛一些的。

棕熊:排出寄生蟲,一身輕松

野生動物學家巴里·吉爾伯特在美國阿拉斯加的卡特邁國家公園研究棕熊。他也發現了一件怪事:在秋天,棕熊會吃很多草,確切地說,是苔草屬(Carex)的植物。

這個時間,熊正在為了冬眠努力囤脂肪,它們最愛吃的是當屬高熱量、高脂肪的東西,而苔草纖維很多,營養很少,顯然是不符合棕熊的“飲食標準”的。

正在捕魚的棕熊

這又是為什么呢?吉爾伯特在秋天的棕熊便便里,發現了一條非常嚇人的東西——絳蟲。它可能就是答案。

絳蟲是腸子里最大的寄生蟲,很可能也是最惡心的。有的絳蟲腦袋上有吸盤,有的還有小鉤子,可以把自己“掛”在腸子里。絳蟲的身體斷掉還可以再生,要消滅它,就必須把它的頭從腸子里拔下來,才能“斬草除根”。

棕熊也會找草吃

秋天,棕熊為了給冬眠儲備營養,吃了許多大馬哈魚。魚肉的營養不能被身體全部吸收,就讓腸子里的絳蟲撿了便宜。絳蟲營養好了,就在倒霉的棕熊腸子里,長得又長又大。這是一件大壞事。因為接下來,棕熊就要冬眠6個月,不吃不喝時肚子里還有一堆寄生蟲和自己搶營養。營養不良,搞不好連命都會丟掉的。

吉爾伯特認為,苔草就是棕熊的“打蟲藥”。“藥理”非常簡單:苔草里面有很多粗硬的纖維,進到腸子里之后,就像百潔布一樣,把絳蟲的頭“刷”下來,然后整條絳蟲都會隨著便便一起排出體外。這樣,棕熊就可以跟萬惡的寄生蟲Say byebye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