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朝文社 / 古代史 / 吳三桂兵馬席卷南方八省,還飲馬長江,最...

   

吳三桂兵馬席卷南方八省,還飲馬長江,最終為何失???

2020-09-02  朝文社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雖然說起那場折騰了“康熙王朝”八年的“三藩之亂”,野史里大書特書康熙帝“鎮定平叛”的英姿,捎帶歌頌一下其“雄才大略”。但對于清王朝的國祚來說,這卻是一場險過剃頭的叛亂。

作為清王朝的“開國功臣”,坐擁西南大地的大清“平西王”吳三桂,造反前就是西南的土皇帝,以他為首的“三藩”,不但壟斷了西南地區的金銀銅礦鹽井生產,把西南各省壓榨得“富室空虛,中產淪亡,窮民無所為賴”。更每年消耗清王朝大量餉銀,以至于“天下財賦半耗于三藩”。吳三桂,這位大清開國的“功臣”“柱石”,到了康熙年間時,卻已是清王朝頭疼的毒瘤。正如康熙帝的那句怒斥:吳三桂“乃唐藩鎮之流”。

對這樣的“毒瘤”,康熙皇帝想“撤藩”,其實并不意外。但當時年輕的康熙皇帝,卻犯下了大錯誤:把這事兒想得太簡單。在康熙看來,吳三桂“乃唐藩鎮”,似乎是說撤說削都很輕松。但哪怕比起唐代藩鎮,此時吳三桂都可算是“加強版”。多年來“三藩”不只聚斂了豐厚財富,更養著精銳軍隊。吳三桂麾下的常備部隊,就有七萬人之多,且“平西甲兵,素稱精銳”。加上“平南”“靖南”二藩,軍事實力十分雄厚。

當時吳三桂的軍隊有多兇悍?舉個簡單例子就知道:晚清太平天國戰爭時,“流動作戰”到岳州的太平軍,意外從當地挖出一批軍火,全是當年“三藩之亂”時吳三桂軍隊囤積的。別看是堆“古董級”的裝備,打起來卻照樣犀利無比。手握這批“老古董”的太平軍也迅速咸魚翻身,把圍堵來的八旗軍殺了個落花流水,一口氣拿下武昌重鎮。這場太平天國早期的關鍵大戰,竟都有吳三桂當年的“神助攻”。

所以綜合說來,“三藩之亂”爆發前,確切說康熙決定“撤藩”前,這讓清王朝苦不堪言的“三藩”,就是三只“裝慫”的猛獸,吳三桂更是其中的“巨獸”??煽滴跏辏?673)時,二十歲的康熙帝看這群人,竟就像看三只公益無害的小動物。對這朝臣頭疼的“撤藩”問題,他干脆簡單粗暴,借著吳三桂們假裝請求撤藩的由頭,來了個順水推舟——你說撤,那就都撤了唄。

至于造反?戰亂?當時的康熙皇帝,腦子里沒有半點預案,就干等著這群驕兵悍將們自己放下屠刀,乖乖回遼東養老。那吳三桂這邊呢?別看多年“裝慫”,吳三桂的布局卻十分精細。比如當時的云南巡撫朱國治,每次參劾吳三桂的奏疏,都能被吳三桂在北京的眼線抄錄到。那邊康熙還沒收到,吳三桂這邊就把“抄錄版”洋洋得意念給朱國治聽。徹底撕破臉前,吳三桂在北京的心腹,還把其孫子吳世璠給接回了云南……

一邊是渾然不覺做大夢,一邊是多年準備精細且兵強馬壯,所以康熙十二年(1673)吳三桂撕破臉造反,“三藩之亂”驟然爆發時,清王朝立刻灰頭土臉:不到半年時間,吳三桂的叛軍竟橫掃南方各地。清朝貴州提督李本琛一槍不放,干脆跪在貴陽城門外迎接吳三桂大軍。吳三桂的愛將馬寶只用三個月時間,就一口氣拿下長沙、岳州、衡州等要地,打得清軍“五千里無只騎攔截”,幾乎是稀里嘩啦。

比這更叫當時清王朝叫苦的,是整個南方的沸反盈天。有吳三桂這么一“帶頭”,南方甚至西北好些省都跟風:福建、廣東、湖南、云南、貴州、廣西、四川、陜西先后脫離清朝統治,甘肅大部分地區也落到吳三桂手里。等于是轉眼之間,清王朝就丟了半壁江山。

尤其要命的是,當時吳三桂的主力部隊,已經北進到湖北松滋一帶,正好與清王朝的荊州大營隔江對峙,等于是已經飲馬長江。當時吳三桂僅集中在湖南一線的兵馬,就多達二十多萬,多是能征善戰的老兵。倘若當時吳三桂再多一些膽氣,要么順江東下拿下南京,要么揮軍北上,要么進兵關中平原。這場“三藩之亂”,恐怕又要亂得一鍋漿糊。

但最奇特的事情,也正在于此,明明面對揮師北伐的大好機會,手握一大把好牌的吳三桂,卻突然下出一招“怪棋”:禁止部隊過江。之后的幾年里,吳三桂把他的二十多萬大軍囤積在湖南一線,以岳州為中心精心構筑起完備防線,囤積大量軍火武器,就和對面的清軍干耗。哪怕清軍主力陷于西北東南兩個戰場,湖南戰場上兵力嚴重不足,甚至“馬匹倒斃大半”,兵士“死亡十之二三”。吳三桂這邊依然沉得住氣,就是巍然不動。

他這一“沉得住氣”,其實就是“三藩之亂”的又一轉折點。至此之后,清王朝一面與吳三桂在湖南對峙,一面平定東南西南的叛亂勢力。吳三桂的精銳兵馬“不得出湖南一步”。等著清王朝平定了福建陜甘廣西等地,吳三桂的嫡系精銳,也就陷入了清軍的大包圍里。急火攻心的吳三桂,在康熙十七年病故于衡州,他以岳州為中心的防線,接著也陸續崩塌,被清軍一塊塊啃下來,然后康熙十九年三路進入云南,勝負已無懸念。

可以說,吳三桂在“三藩之亂”里最接近勝利的機會,就是在他“飲馬長江”的時候親手斷送的。好些后人說起這事兒,也連連感嘆吳三桂出昏招。那么,久經沙場的吳三桂,為何會有這奇特操作呢?

首先一個原因,應該就是吳三桂個人的“格局”問題,別看他造反后自稱“周王”,在衡州臨終前還過了把“稱帝”的癮。但在扯旗造反時,吳三桂的“追求”真沒這么大。哪怕打到長江邊上,他依然想著“事縱不成,可劃長江而國”,也就是割據自立為帝。

而且這事兒,還不只是吳三桂個人的“追求”,還真是當時清朝朝堂上,諸多高官們的“談判底線”。三藩之亂初起時,由于清王朝一潰千里,大清諸多高官們,或主張“議和”,或提議“裂土分封”,干脆就把地方賜給吳三桂得了?!俺贩睍r犯了大錯的康熙呢?這時卻有擔當,堅持“豈容裂土罷兵”。如果他當時沒這么堅決,那么這“康熙王朝”,恐怕就真成了南北朝了。

但雖然康熙很堅決,吳三桂卻沒死心,打到長江邊上,他就開始穩固防守,就是想著保住既得利益,一旦談判就有本錢。然后幾年干耗下來,本錢活活耗光。

而之所以寧可耗光本錢,也不往前打,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吳三桂知道自己幾兩肉。

三藩之亂初期,吳三桂高歌猛進,但是清王朝的精銳部隊,卻并未傷筋動骨。特別是“北進”這事兒,看上去“打過長江”很容易,但事實是,“三藩之亂”爆發后,清王朝就在太原和兗州兩地囤積了重兵。一旦吳三桂真過了江,等于就撞進了清軍的“口袋”里,勝算要比“防御岳州”低得多。

而且,別說是北上,就算鞏固南方半壁江山,對吳三桂都并非易事。所謂“三藩之亂”,其實是分成了三個戰場,除了吳三桂與清軍在湖南干耗外,陜甘與閩浙也打得激烈。吳三桂想要掌握主動權,就必須拿下江西,這樣才能打通他與福建耿精忠的聯系??汕逋醭部吹搅诉@一點,江西一直部署重兵,吳三桂幾次奪取江西的計劃都沒得實現,所以他與耿精忠等“盟友”,其實是被分割成了幾塊。

這樣各自為戰的狀況,幾乎是一盤散沙,只能個人顧個人。所以,吳三桂并非不明白,放棄過江會導致的后果,可是在當時的戰略局勢下,于他個人而言,穩守湖南就是最保險選擇。

雖然這個選擇對于他,就是“早死”“晚死”的區別。

根子上說,在那個時機選擇造反,吳三桂一來不得民心,二來其經濟基礎與戰爭支撐力,都無力和清王朝對抗。唯一勝利的機會,就是寄希望清王朝再出昏招??墒窃凇俺贩眴栴}上犯錯的康熙帝,隨后在戰略應對等方面,都沒有再給吳三桂機會。

拋開歷史恩怨說,復盤整個“三藩之亂”,依然在“戰略格局”“布局成敗”等方面,有著太多值得回味的東西。

參考資料:蘇和平《試論清初三藩的性質和其叛亂失敗的原因》、梅毅《清朝真史》、徐佳《吳三桂的火器》、李尚英《康熙平定三藩及其善后措施》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