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var id="plhz1"></var>
<var id="plhz1"></var>
<menuitem id="plhz1"><strike id="plhz1"></strike></menuitem>
<var id="plhz1"><strike id="plhz1"><listing id="plhz1"></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lhz1"></cite>
<cite id="plhz1"><strike id="plhz1"><thead id="plhz1"></thead></strike></cite>
<cite id="plhz1"><video id="plhz1"></video></cite><var id="plhz1"></var>

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95后驢友“消失”在無人區:偽旅行,……

   

95后驢友“消失”在無人區:偽旅行,……

2020-09-02  國館官方

    旅行路上,永遠不要高估人性的善和低估人性的惡。



    01
     O N E  

    這幾天,“驢友”兩個字多次上了熱搜。

    如往常一樣,是以一種悲劇的方式。

    8月24日,有驢友在網上爆料,說25歲的河南男孩李凱洋獨自騎行前往可可西里無人區,7月6日開始失聯,至今已有46天。


    這片大小達25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數十公里內都荒無人煙,只有狼群等猛獸出沒。

    氣溫低,變化大,年均氣溫是-10.0℃~4.1℃,最低氣溫可達-46.2℃。一時不慎,便可能被凍得四肢不能動彈。

    空氣中含氧量低,周圍雖然常能看到湖,卻都是鹽堿水,不能直接飲用。

    這樣的可可西里,因此被稱為”生命禁區“。

    但25歲的李凱洋,卻單人單車,攜帶少量裝備,便進入了可可西里。

    他跟朋友說,曾經以為可可西里“青山綠水遍地野驢”,可到了才知道,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7月6日,他發出了生前的最后一條朋友圈:我昨天,聽到狼叫了,怪不得叫狼叫溝。配圖,是可可西里腹地的一片荒蕪。


    那天以后,他與朋友再無聯系。

    直到8月25日,警方發布通報,我們才知道,他已經去世。

    (搜救現場)

    類似的事件,最近時有發生。

    8月23日,貴州的關嶺滴水灘瀑布,兩名“驢友”被發現懸掛在瀑布之中,一動不動。

    經過一天的救援,兩人被宣布,“已無生命跡象”。


    而在此前的,8月18日,佛山12名驢友,進入石門臺保護區,下水游玩。

    由于正值臺風來臨,上流下起了大雨,水流量突然暴漲的情況下,7人被洪水沖走,其中3人溺水身亡。


    連續發生的悲劇,讓人感慨,讓人惋惜。

    但其實,不只是今年,每年的這個時候,這種事情都不在少數。

    這讓我產生了一個疑惑:為什么“驢友”的身上,總會發生意外事件?


    02
     T W O  

    其實,這是必然的。

    這種自助旅行的形式,本就具有天然危險性。


    因為他們去的地方,有可能是一般人都不會去的,尚未開發的景區。

    比如李凱洋去的可可西里,荒無人煙,野獸橫行。

    他們進行的,是比景區里那些活動危險一百倍的戶外運動。

    比如貴州兩名驢友進行的瀑降(在懸崖處沿瀑布下降的運動),即使是受過足夠專業訓練的人,也難免會有意外。

    再拿騎行進藏,這個最廣為流傳的活動來說。

    在被稱為“死亡公路”的川藏公路南線318國道上,車禍與泥石流時有出現。

    除此之外,騎行者還會面臨體力不足、突發受傷等種種意外情況。

    這些風險,在舒舒服服地坐飛機進藏,又或是坐幾天幾夜的綠皮火車時,都是沒有的。


    對于這些風險,不是靠一腔熱血就能夠解決的。

    它需要的,是對相關領域知識的足夠了解——從野外生存,到意外處理......


    它需要的,是足夠的、專業的裝備。


    即使準備得再充足,意外和危險也可能隨時來臨。

    正如登珠峰的登山隊員、穿越羅布泊的彭加木和余純順、獨自揚帆出海的郭川。

    他們都是屬于最專業最頂尖的“驢友”,但他們,同樣會遭遇不測。

    專業的驢友都是如此,靠著頭腦發熱就去探險的人又豈能成為幸運兒?

    要知道,死亡就如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可能落下。



    03
     T H R E E  

    戶外旅行是一項極其考驗身體、裝備、技能的事情,可為什么還是會有很多年輕人盲目追捧?

    其實還是離不開很多毒雞湯一味地鼓吹“驢友文化”。

    每次去到書店,在最顯眼的地方,你總能看到窮游、騎行這些旅行相關的書籍。

    打開手機,熱門的短視頻里,輕易也能看到“驢友”的身影。

    他們把一項小眾旅行說成一件熱血沸騰的事情,好像人生不瘋狂一次都變得了無生趣。

    但他們卻從不會告訴你,在如此美好的想象背后,潛藏著多少風險。

    他們只會無限放大令你向往的美好,盡力去把所有風險都隱藏在深處,說白了,就是給年輕人建了一個不可能存在的烏托邦。


    今年1月,一對情侶,租了一輛共享汽車,去了四川彭州九峰山。

    他們沒有攜帶登山裝備,只是身著外套,便輕裝上陣了。

    沒想到,意外隨之而來,兩人墜崖身亡。

    新聞出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座山作為距離成都不遠,而又尚未開發的山,早已在當地驢友圈備受追捧。

    有賬號稱它為“神圣奧妙之區,道佛共享之地”。

    順便,還推出了九峰山一日游的徒步團。

    無需專業培訓,通篇不提風險,在他們口中,九峰山就好像一件任人賞玩的擺件。

    趁著假期,爬爬山,賞賞雪,便是人生一大樂事。

    可沒有人會告訴你,這是會死人的。


    前些年,“搭順風車”進藏是驢友圈最流行的。

    很多人都在說,蹭車、蹭吃、蹭住,可以認識不一樣的人,見識不一樣的風景。

    在旅游App里,你也總能看到這樣的帖子:

    “昆明出發,走川藏線或滇藏線都可以。找一個勇敢的妹子一起搭車,一男一女相對來說是最容易搭到車的組合……”

    一時之間,這成了最好的進藏方式。

    直到,越來越多的“不幸”開始在驢友圈中流傳:

    有人腦門一熱,在路上等了一天,都沒有車愿意載一程;

    有女生上了車,結果被騷擾,乃至被性侵;

    有人在車上睡著,去到荒無人煙的地方,好心的司機成了萬惡的劫匪......

    大家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想象出來的美好。

    這世上,哪來那么多白撿的好心腸呢。

    你看見的,只是那些利益相關者,想讓你看到的東西。

    請記住,永遠不要高估人性的善和低估人性的惡。



    04
     F O U R 

    前段時間,前同事提了辭職。

    她的理由是,自己的人生不該是每天都窩在寫字樓里,她還在朋友圈里說了這么一段話:

    “你寫PPT時,阿拉斯加的鱈魚正躍出水面,你看報表時,梅里雪山的金絲猴剛好爬上樹尖。你擠進地鐵時,西藏的山鷹一直盤旋云端,你在會議中吵架時,尼泊爾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噴著香水聞不到的空氣,有一些在寫字樓里永遠遇不見的人?!?/section>

    當時看到這段話時,我很生氣。

    因為它把我們這些平凡人抨擊得一無是處,把我們的努力全部都說成了茍且。

    確實,遠方很美,出去玩很爽,但作為成年人擔負起自己的責任,同樣也很酷。


    人生的意義從來不在于騎上幾千公里到拉薩,不在于從高空怒吼著一躍而下,亦或是穿梭在白雪皚皚中……

    人生如果真的有意義,那也不該是通過登山、蹦極、滑雪換來的。

    《八佰》里,那個只留下血書”舍生取義,兒所愿也"給母親,卻未給歷史留下一張照片,便縱身躍下的陳樹生,誰敢說他的人生沒有意義?

    我們的父母,未必有過詩和遠方,但也沒有人有資格,說他們的人生沒有意義。

    將人生的意義賦予遠方,說白了,這種意義,如同空中樓閣,只是一片虛無。

    與其將人生的意義交予遠方,不如著眼于自己。

    把自己變得更好,按自己的意愿而活,過著問心無愧的生活,才是最值得過的人生,才是最值得我們追求的人生意義。


    《警方通報:在可可西里失聯的95后河南小伙已離世,排除他殺 》澎湃新聞
    《在無人區失聯小伙已離世,最后一條朋友圈曝光 》經濟日報
    《瀑降被困驢友已無生命跡象,線路開辟人:兩人沒有沿正確線路降下》新京報
    《滴水灘“瀑降”的死亡穿越》新京報
    《12名旅客擅闖清遠英德石門臺自然保護區,3人溺亡》瀟湘晨報
    《未攜帶登山裝備 謝絕租用防滑鏈 兩名驢友在彭州九峰山墜崖遇難》成都商報

    /今日作者/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注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快3